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3章 鬼魂

发布时间: 2019-05-25 18:49:24 作者: 无主之剑

“若果消息确实——”一位发色灰白的中年贵族右手微微颤抖,他按着自己的左胸,深深鞠了一躬。&笔趣阁

    wWw。biquke。COM

    “——请容我亲自去,为您办妥这件事。”

    “还没有最终确认,但落日神殿里的那盏灯确实点亮了,看样子,距离非常近。”

    熊熊的炉火旁,一个健壮的身影放低支在下巴上的右手,沉沉地说道。

    “我已经派出了约德尔,他比埃达更适合秘密行动。你知道这个消息多么的——重要,李希雅她甚至第一时间以神谕的名义封锁了内坛,所以更不能冒着无谓暴露的风险,只有到最终确认的时刻,我才会秘密派遣你去。”

    “当然,当然,”灰白发色的中年贵族难掩激动,“若到彼时,我愿竭诚为您效劳。”

    “唉,”健壮的身影叹出一口气,“不知为何,我听闻这个消息,本该比你更加激动。”

    “但现在,我却如此平静。”

    ———————————————————

    里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兄弟会本部的。

    那股脖颈后的冷意一直都在。

    当他看到兄弟会的黑街本部,看到门口两个玩着扎手指游戏的精锐,看到屋外影影绰绰的明岗暗哨,走进大屋里,看到铁桌后方,细细查看着账目的莫里斯老大,看到背靠廊柱的贝利西亚鄙夷的目光时(今晚贝利西亚增加妓馆经费的提案被拒绝了),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就连一直跟他不对盘的杀手莱约克,在餐桌的烛光下也显得和蔼可亲。

    不知不觉中,他脖颈后的凉意也消逝无踪,就像从来没有过一样。

    连里克自己都怀疑,是不是他神经太紧张了。

    当他跟专管人口生意的莫里斯老大说起,怀疑有人在跟踪自己时,莱约克笑喷出一口麦酒,直接喷灭了桌上的烛台,贝利西亚打了个呵欠,把自己硕大无朋的胸紧了紧,看向他的目光更加鄙夷。

    而莫里斯老大,在看到满头冷汗的他时,也神色古怪,拍拍里克的肩膀,让他近期不要太劳累,少看一些冥夜神殿的话剧,等怪医生拉蒙出差回来,让他开个安神药方。

    见鬼!

    里克知道,连他这个异能的存在,别人都很难相信,更别说一个从废屋跟到黑街,跟了整整一公里,无影无形,目的不明却毫无动作的刺客——但里克下意识地认为,那个家伙的存在是真的!

    但在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来,细细回想了一下今晚遭遇跟踪的各种细节时,连素来多疑的他,也不禁有些怀疑,真的是自己过于紧张了吗?

    里克又静下心来,重新试了试异能,一切正常,顶在绒枕上的脖子舒服得很。

    好吧,也许是我多心了。

    但下一刻,那种惊心动魄的凉意又再度袭来!

    我草!

    这觉没法睡了!

    里克猛地从床上翻起。

    他拉出床底的一个箱子,在箱子里翻出一柄重得要两只手才能拖动的西格尔六型魔能枪,紧张得贴在实心的墙面上,慢慢蹑着步子走出走廊,仔细倾听。

    走廊上满是燃着永世油的不灭灯,照得无比亮堂,但依旧一个人也没有。远处,一个值守的哨卡兄弟上完厕所回来,似乎在抓痒,拉扯着裆部黑红相间的皮甲,走过里克身旁。

    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按照惯例传来莱约克和贝利西亚放荡而疯狂的嘶吼声。

    “妈的,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最好用力过猛折断掉。”里克大声诅咒道。

    刚刚走过的哨卡兄弟很有同感地转过身来,对着里克点了点头,两人目光对碰,顿生知己之感。

    然后,里克看见对方正痛苦地抓挠着裆部的皮甲,而对方则看着吃力抱着魔能枪靠墙的他。

    两人都尴尬地转过头去,回岗的回岗,回房的回房。

    里克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

    妈的,一定是这该死的异能失灵了。

    再说了,如果对方摸到高手如云的兄弟会本部,还没被一个人发现,那自己抱着魔能枪肯定也屁用没有,就算莫里斯老大的异能也没用。

    睡觉,睡觉。

    ———————————————————

    泰尔斯的背伤看起来糟糕,但似乎也没多严重,因为才第三天,他就能站起身来走路了。

    鸣人属性,天赋异禀啊,泰尔斯排着队,叹了一口气,看着周围的破屋和破墙,接过打手皮尔森递来的黑面包和野菜,咬进嘴里。

    可惜生在了这么个地方。

    “你旁边就是尖树枝,一定是你偷偷割伤了我的手!”

    “不是我!我的手昨晚也被割伤了!”

    “我们全屋人的手都被割伤了!一定是第八屋的人!他们嫉妒我们昨天的收获!”

    “原来是他们!我们第十四屋的人也在夜里被割伤了!他们不想让我们上街‘摸羊’!”

    泰尔斯打了个哈欠,慵懒地听着好几个别屋的乞儿,从吵架发展到打架,旁边的乞儿们甚至还在起哄,直到打手们过来制止。他叹了口气,咽下最后一口难吃的早餐,拍拍手叫上第六屋的乞儿们。

    开工了。

    当天是周二,第六屋的乞讨比较顺利,他们为了更多的生意,直接来到西城门靠近哨卡的地方。最近一周似乎是落日之神的庆典,但听说神谕降下,落日神殿封锁了内坛,导致许多信徒都在这周里从西门进城,登上城墙,对着落日祈祷,以弥补不能向着落日女神在人间的代言者亲祷的遗憾。

    在守卫们把怒目而视转变成出手阻止之前,泰尔斯甚至在莱恩和科莉亚的协助下,成功地从一个肥胖的蔬果摊贩身上,顺到了一个黑木雕刻的皓月神像。那个摊贩太注意自己怀里的钱包了,所以在莱恩和科莉亚,跟他为一颗苜宿讨价还价的时候,泰尔斯把手伸向了他身后的包裹。

    这个皓月之神雕像,市价应该值至少五十个铜子。当然,这种赃物不能见光,只能在兄弟会的渠道里出售,兄弟会的老手们知道他们只是乞儿和偷儿,更会死命压价(遇到值钱的甚至会强抢),能换到五个铜子就不错了。

    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当泰尔斯和大家回到废屋时,看到像往常一样来巡视的里克,没有了一贯的和蔼和淡然,反而神色匆匆地叮嘱了打手几句,就消失在视线里。

    “里克先生遇到麻烦了吗?”饥肠辘辘的科莉亚咬着手指问道。他们走得远,回来得也晚,幸好泰尔斯跟负责送饭的打手皮尔森关系不错,时常贿赂一点小礼物,后者才答应给他们留饭。

    “可能是奎德,那家伙最会惹麻烦了。”凯利特道,他的肚子也在叫。

    听到这个名字,尼德跟莱恩齐齐打了个寒颤。

    “小子们,今晚没饭了。”六个孩子进到已经空无一人的领饭院落,远远看到他们,负责打饭的皮尔森就摆了摆手。

    “别看我,我也没法子,”面对六个孩子愤怒但颇有些底气不足的质问,皮尔森只是不在意地摇摇头,“里克下了命令,今晚要早些休息,作息时间都提前了。”

    最后,泰尔斯好说歹说,并且以那个皓月神像作为代价,才从皮尔森手里换来他本来准备截胡,留给自家两条猎犬的四个半黑面包和半碗黑松菜。

    “最近里克和奎德都有些神经质,”当其他五个孩子都吃开的时候,皮尔森在临走前,跟泰尔斯透露了一则消息,“奎德最近脾气越来越差,一天到晚都在骂什么“死光头”——不过他本来也就是这个样子——但里克就变得很奇怪,尤其这两天开始,听本部的人说,”

    说到这里,皮尔森四处张望了一下,小声地在泰尔斯耳边低语道:“他被一个鬼魂缠上了。”

    泰尔斯看着远去的皮尔森,咬了一口平时难吃,但肚子饿时变得格外好吃的黑面包,默默地思索着。

    不知道里克遇到了什么事,才会撞鬼。

    但让奎德脾气变得越来越差的事情么,泰尔斯咽了一口面包,看来自己最近要低调一点。

    ——————————————————

    里克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之前两天,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异能出错了。

    直到今天早上,他为下一批的乞儿准备物资,翻开名册时,才真正确认,自己的异能没有错。

    里克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而他认为,要实现自己的野心,就要从小事做起,如日常一些小心的习惯,例如从来不把行程和规划写在纸上,例如在抽屉、箱笼和重要文件里,他都会在不起眼的地方夹上几根头发,以防被人偷窃和偷看,例如从不把钱藏在一个地方等等,他一直以自己的小心谨慎自豪,也认为总有一天会为这样的谨慎而收取应得的回报。

    例如现在。

    里克翻开了乞儿的名册。

    名册上,每一页夹着的头发都在同样的位置上。

    这本该是好事,意味着名册无人翻动。

    但里克是书记抄写员的儿子。

    他的父亲教过他,要是有心,每一个优秀的盗贼和游侠都能轻易地避开这类“夹头发”的保密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翻开想要的文件。

    于是里克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个更谨慎的办法。

    要在书页里夹了头发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翻阅文件,秘诀当然就是保证在翻阅过后,头发依旧在原来的位置。

    最快的方法,就是在原位把头发摁住,翻页时,用手夹着上下两张书页的形式,继续把头发夹在原位。

    要如何破解这种方法?

    像贵族一样,直接用火漆封印当然最快也最保险。

    但里克有一种他父亲专用的,青豚鱼油制的轻干凝胶,这是住在河边的穷人专用的凝胶,这种干凝胶的特性(缺点?)是粘合力不强,只要不是太重的书册,在涂上书页后,即使合上书本,涂胶的地方也不会黏合,必须要用外力紧摁涂胶的两侧一小段时间,书页才会黏合。

    当里克翻开名册时,就发现头发都还在原位,只除了一点。

    这些头发,都紧紧黏在了书页上。

    有人看过了自己的乞儿名册,用手夹着这些头发翻的页。

    里克心中一凉。

    而且,绝对是高手,才能把夹在书页不同却不显眼位置上的四根头发毫无痕迹地留在原位。

    幸好自己有父亲传授的秘诀,才能发现。

    四天前,因为看到了泰尔斯所演的乞讨戏码,为了找那个男孩泰尔斯所在的屋,自己才翻看过名册,那时一切都是正常的。

    但到今天为止,这中间的四天时间里有人来过自己的房间,翻看了乞儿的名册?

    里克头皮一凉,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于是他连滚带爬地翻开抽屉暗格,拉出最重要的人**易账本、自己在王家银行的秘密存款本。

    账本和存款本都是安全的,没有被翻动的痕迹,书页中的头发也很自然地落下了。

    里克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些暗格中的东西还没被——等等。

    如果是高手,又怎么会错过暗格?

    里克颤抖地拉出整个暗格,拆开,把手摸向暗格上本该夹着头发的地方。

    随后他瘫倒在了椅子上。

    头发,正被他里克家独有的轻干凝胶,牢固地粘在暗格的合缝处。

    当里克失魂落魄地走进餐厅,对正打情骂俏的莱约克和贝利西亚视而不见的时候,反倒是一直以来不对盘的莱约克,幸灾乐祸地喊了他一句。

    “会计师,听说你最近撞鬼了?”

    里克没有理他,只是继续面无表情地落座,拉过桌上的一瓶墨水,当成酱汁,倒在自己的牛排上。

    “别理他,”贝利西亚嘴角含笑地坐在莱约克怀里,满带风情地瞥了杀手一眼,把一杯红酒喂进他的嘴里,“今晚还来我房间?”

    “当——当然,当然,”莱约克不等咽下红酒,就急急忙忙地回答到,“我今天才知道,老大一周前就把哨卡都撤到屋外了,所以我们今晚不妨——嘿嘿——疯狂一点。”

    “哎呦,你真坏——”

    “当啷!”里克手里的墨瓶摔到了桌上,墨汁蔓过桌面,流到另一边那对男女的身前。

    他面色苍白地抬起头,看着一脸不悦的莱约克和贝利西亚。

    “一周前,一周前——本部的大屋里就没有哨卡守卫了吗?”

    “废话,”莱约克掸了掸身上被沾到的墨水,不爽地扔来一个面包,打在里克脸上,“最近对血瓶帮那场大行动,老大说要保密,人越少越好,所以哨卡都被撤到屋外了,连进屋上厕所都不行——但你不用担心,你不是还有个形影不离的鬼魂在保护你嘛。”

    “那,那走廊里,”里克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声音都显得颤栗不已,“走廊里,走廊里也不会有哨卡的咯?”

    莱约克跟贝利西亚,早已经把他抛在脑后,旁若无人地吻在了一起。

    里克深深吸了一口气。

    前天在废屋被莫名其妙地跟踪,那天晚上本部走廊里本不应存在的的哨卡兄弟,房间里被细细翻看过的乞儿名册。

    很好,一切都连得起来了。

    现在,纳尔.里克,他对紧张得发抖的自己说:

    你被盯上了。

    对手可能很强大,强大到在岗哨重重的黑街本部来去自如,强大到连莱约克这样可怕的杀手都没有察觉,莫里斯老大这样经验丰富的异能战士都一无所知。

    只有我运气好,托过世父亲的福,发现了这一点。

    他可能就在我身后。

    我必须自救,自救!

    我要找到他的目的!

    里克的大脑疯狂地运转起来。

    对方在这两天里,应该已经把自己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但却只是细细地看过了那本乞儿名册。

    对更重要的账本却弃如敝履。

    对方想找的东西,在乞儿名册里!对了,自己是在废屋附近被盯上的,那里正好是乞儿们的居住地!

    他要找的是某个乞儿!

    但是,里克头疼地想,自己手上有一百多个乞儿,下个月,贝丝那里还会再送来一批,这些都是来历不明或者没有后患的孩子(重要有价值的孩子,如某些掌权人的后裔,某些大富商的孩子,早就赎的赎杀的杀了),他要的到底是哪一个乞儿?

    他这样高明的身手,这样可怕的实力,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对兄弟会提出要求呢?我们直接给你就是了!

    自己宁愿一项项地配合他,哪怕把所有一百多个乞儿一个个拉出来,脱光搜身,乃至于全部杀了解剖,总好过这样日日提心吊胆的被一个“鬼魂“远远地吊着!

    等等,自己好像想到了关键。

    他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对兄弟会提出要求呢?

    那当然是,这件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哪怕是黑街兄弟会!

    是兄弟会的竞争对手吗?不对,血瓶帮要是有这样的实力,黑街兄弟会早就被翻来覆去灭掉几十次了。

    那就是,他既没有正式的渠道,也不屑来跟下城区的黑街兄弟会打交道!

    这样可怕的人物,层级当然不会低到跟贫民窟出身的黑帮打交道。

    他又为什么要对这些早就遗世多年的孤儿感兴趣?

    寻找失踪儿童,直接去警戒厅报案不行吗?而且这种层级的人物和势力,警戒厅不敢怠慢,就连兄弟会也只能低头。

    等等!里克脑中一亮,自己似乎抓到了重点。

    实力高明,来去无影,秘密行事,对某个孩子的来历感兴趣,层级远远高过黑街兄弟会。

    实力是要用金钱和资源堆出来的,秘密是因为这件事的公开会对他不利,不跟兄弟会打交道是因为他本身层级就太高了,对兄弟会从各渠道不同来历搜集来的孩子感兴趣嘛…

    本人实力可能在极境以上,背后是掌握权势、财富的高位者,却避开从兄弟会到警戒厅的任何耳目,秘密地搜寻着某个重要的孩子——孩子?

    里克狠狠地拍了拍大腿,脑中一根弦似乎瞬间贯通!

    他这是卷进了某些大家族的血脉继承斗争里了!

    我草!

    里克狠狠地盯着对面,已经开始上下其手的莱约克和贝利西亚。

    只是他的思绪,早就离开眼前这对男女了。

    也许整个星辰王国的四千五百万人都不知道,有那么一天,一件足以撼动王国上下,震荡东西大陆局势的秘密真相,曾经离一个毫不起眼的黑帮小头目如此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