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5章 疯狂的奎德

发布时间: 2019-05-25 18:51:13 作者: 无主之剑

 废屋不是一间屋子,而是永星城的一个地名,坐落在下城二区,毗邻臭名昭著的黑街,总面积大概也有一条街道那么大。&笔趣阁

    wWw。biquke。COM

    泰尔斯曾听兄弟会里的老人说,废屋据说是星辰王国的王廷,在一百年前出资筹建的,也曾经有个比较体面的名字(只是没人再记得了,只有市政厅里才有记录),亦曾住满了王国首都庸庸碌碌但熙熙攘攘的市民们。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废屋变成了黑帮之间接触谈判,偶尔也开仗火并的地方。

    于是,热闹的街区住屋,就在鲜血和刀斧的陪伴下,变成了空无一人,只余石墙砖瓦的废屋。

    据说,废屋还一度被当成抛尸地,以至于时至今日,沐浴着首都的阳光快乐成长的孩子们,都会被这样告诫:“如果你再不听话,我就把你送去废屋。”废屋的名声,也由此仅次于可怕的黑街。

    当黑街兄弟会崛起并夺得了下城区地下世界的霸权后,废屋就被当做兄弟会城内乞儿生意的大本营。

    为了方便管理并防止乞儿趁夜逃跑,在布置了每个屋对应监视的打手之余,兄弟会把废屋四面都凿出了宽十尺,深十五尺的壕沟,沟里布满了削尖的木桩和锈钉,只在废屋的正面留下一座可以用大锁反扣的石门。

    传言,在无数的尸体和试探后,终于有人在深沟里挖出了密道并逃了出去,但起码泰尔斯在废屋的四年里,没有乞儿能找到那条传说中的密道,反倒是深沟里的尸体,随着兄弟会的生意扩张,每年都在增加。

    据说,每年都会有不长眼的孩子试图越过深沟逃跑,所以兄弟会也每年都要清理一次沟内的尸骨。

    废屋地如其名,是由一间间废弃已久的石屋组成,总共有二十三间(本来还有更多,一部分倒塌在多年前的黑帮战争里,一部分被兄弟会拆除挖出了壕沟),不规则地坐落在大石门的后方,有的石屋“离群索居”,有的石屋则连得较近。

    运气好的乞儿,分配到的废屋有井水,运气不好的,如泰尔斯所在的第六屋,就只能从其他屋里打水灌满水缸了——而这通常不是毫无代价的。

    水源和食物也常常引起乞儿间的斗争,像是第六屋的水缸,就是泰尔斯到废屋后的第二年,通过各种手段,和隔壁的十七屋达成协议,每周打一次水得到的。

    此前他们——那时候尼德和科莉亚还没来,只有辛提、莱恩、凯利特和另外两个已经不在人世的乞儿——连喝水都成问题。

    而现在泰尔斯他们听到的,就是隔壁十七屋里,源自他们的“头儿”,迭戈的叫声,泰尔斯还记得自己当年争水的时候,在迭戈的头上砸了一块石头,那时他的叫声也跟现在差不多。

    “卡菈!来人啊!我们没有!不是我们!”

    迭戈的叫声显得惨痛而恐慌。

    以至于第六屋的乞儿们,连带泰尔斯在内,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泰尔斯毕竟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他的第一反应,是把院子里的大家,都赶回屋里的破洞——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泰尔斯都对这个决定追悔莫及——躲避一下。

    泰尔斯自己则瞄了一眼屋角那块不起眼的石板,躲在十七屋对面的墙下,死死地盯着连通十七屋和第六屋的一个狗洞,这在当年,是两个屋的孩子们结盟的象征。

    “迭戈他们怎么了?打架了吗?”尼德躲好后,好奇地问了一句。

    乞儿之间也并非其乐融融,像是第六屋这样和谐的屋子,在废屋里也不是多数。

    许多乞儿的伤残乃至于死亡,除了奎德之外,事实上是乞儿们自己造成的,不到十岁的孩子们下手不知轻重,像是尼德和科莉亚到来之前,泰尔斯之前的两个室友之一,就是这样过世的。

    但十七屋也算是废屋里的少数,迭戈是个棕色皮肤,小眼睛,黄头发,大大咧咧但顽固的孩子,九岁半的他显得比辛提和泰尔斯都更有领袖的气质,至少十七屋的乞儿们都听他的话,这也让当年第六屋和第十七屋的争水之战波折再三。

    “不像是打架,难道是别的屋在欺负迭戈他们?肯定是第十屋的卡里克!他最爱欺负别的家伙了!”凯利特像是想通了什么,急急忙忙地说道。

    “那我们要赶紧去帮忙啊!我们可是跟他们说好要互相帮助的!”

    跛子莱恩闻言就要从破洞里跑出来,往狗洞里钻,但在月光照上他半身之前,莱恩就被泰尔斯一把拖了回去。

    “不要急,不是卡里克!是别的事情!”泰尔斯脸色凝重地听着隔壁的惨叫声。

    “不,迭戈!”

    随着一声钝响,像是某个沙包被甩到了墙上,但这次传来的是另一个孩子恩索拉的哭声。

    泰尔斯记得这个八岁的孩子,当年争水的时候,恩索拉紧紧抿着嘴唇,死死站在迭戈的身旁。

    两边开打的时候,也是他死死抱住了辛提的大腿,不让他靠近迭戈和泰尔斯的斗争,要不是泰尔斯猛攻迭戈的膝关节,又眼疾手快捡了一块石头,第六屋到今天有没有固定的水喝,还不知道呢。

    “不对劲!”

    身为屋里最大的孩子,辛提脸上的疑惑逐渐变成凝重,作为第六屋跟泰尔斯合作得最愉快且默契的乞儿,辛提沉默的时间占了大多数,但每当他开口讲话,不是重要的事情,就是关键的话语。

    很快,孩子们脸上的疑惑、凝重,就统统都变成了惊恐。

    “求饶啊!你求饶啊!继续啊!我最喜欢听你们这群人求饶了!”

    隔壁传来了一个浑厚但是疯狂的声音。

    废屋的每一个乞儿都不会忘记这把声音,这对他们而言简直比地狱恶魔般可怕——至少恶魔不会一寸一寸地打断乞儿的骨头,不会一刀一刀地划开乞儿的脸庞,更不会把乞儿头朝下浸在水缸里,美其名曰“给你解解渴”(恶魔真的不会吗?至少乞儿不知道)。

    是奎德。

    奎德·罗达,黑街兄弟会的乞儿头目,也是乞儿们的梦魇和灾星。

    “不!奎德老大!我们错了!我们——啊啊——”

    “看你们还敢不敢乱说话!敢不敢背地里骂我!该死!红发的女人!该死!光头!该死!娅拉·萨里顿!你们全都该死!”

    随着奎德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咒骂,隔壁传来一阵一阵的击打声,有时是拳头,有时是石头,有时是人体和墙面碰撞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迭戈!卡菈!马里塔!你们快起来!快救救我!”

    “快跑!快朝——呃——”

    “天啊!守卫呢!里克先生呢!天啊!他要杀了我们,他要杀了我们全部——”

    “不!不要!”

    撕心裂肺的哭喊,也从不止一人的嘴里发出来,月光下的废屋,此刻在泰尔斯的眼里,竟显得惊心动魄!

    泰尔斯用了三秒钟的时间,反应过来,奎德到底在做什么。

    他猛地转头,看向第六屋的大家,尼德和科莉亚正在墙洞里瑟瑟发抖,刚刚还要冲出去帮忙的莱恩已经吓呆了。

    凯利特跟辛提也好不到哪去,前者急切而恐惧的目光在几人间来回,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后者则是脸色苍白,死死地盯着泰尔斯。

    “砰!砰!砰!喀啦!”

    “你们这群该死的渣滓!连你们都敢嘲笑我!嘲笑‘血斧’奎德·罗达!连你们都敢——”

    “哈哈,你们叫啊!怎么不叫了呢?给我叫!”

    耳边疯狂的咆哮和痛苦惨嚎并行,伴随着每个人都不愿去深思的碎裂声。

    泰尔斯知道,此时此刻,恐慌已经在第六屋中蔓延开来,他疯狂地运转着脑筋,思索着目前的境况。

    奎德在第十七屋毒打着乞儿——不,听奎德的样子,和他揍人的频率跟力度,今晚不仅仅是要出气这么简单!

    而且,奎德虽然混蛋,但也不会一次把整间屋子的乞儿全部——对了,里克呢?废屋的守卫和巡逻的打手呢?隔着石墙,每座屋子之间虽然不一定能相互听见,但走在路上的打手是一定能听见的啊!

    泰尔斯当然不会知道,今晚废屋的守备力量被人为地减低到两人,而且,那两个打手已经永远不会再来了。

    “泰尔斯,怎——怎么办?”听着隔壁的惨剧,辛提本能地觉得不对,他苍白的脸上已经出了细细的汗,只是一个劲地问着泰尔斯。

    “安静,每个人都不许出声!我们——”泰尔斯皱着眉,苦苦思索着对策,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第六屋和第十七屋之间的狗洞里,冷不防钻出一个乞儿的身影。

    科莉亚吓得小小地惊叫了一声。

    泰尔斯的眼很尖,一眼就看出来,从第十七屋钻过来的,是满头鲜血的恩索拉。

    只是恩索拉似乎已经快要精神崩溃了,没等泰尔斯扶起他,恩索拉就急喘着,一把扑倒在地上,完全没有去管满头满脸的鲜血。

    “快跑!快逃!我们快——”

    泰尔斯和辛提紧张地把他扶起来,耳边的惨嚎声和怒吼声依旧,只是恩索拉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怎么问都不开口,只是神情恐怖地嘟囔着“快逃”。

    直到泰尔斯用一个耳光让他清醒过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奎德来出气了?”

    恩索拉的眼泪猛地流了下来。

    “奎——奎德——他疯了!他要——我们不是唯一的,他,他全都要——一个屋子隔——着一个屋子进去,见——“

    恩索拉已经语无伦次,但足够第六屋的乞儿们听懂发生的事情,六张小脸顿时一片煞白,连泰尔斯都不禁在心底冒出恐惧。

    ”——见人就揍,见——人就打,直到断气为止——我听见有哭声,就出去偷看——结果见到奎德拖着第三屋的拉里,血——血——都是血地走出来,然后看到了我——”

    “他抓着卡菈——卡菈,往地上砸,迭戈——迭戈想要阻止他——然后——他打了好几百拳,迭戈一动不动——还——还有马里塔,奎德把他往火堆——呜呜——火堆——”

    泰尔斯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不是没见过奎德打人的样子,但很多时候,都会在即将出人命前,被复数的打手阻止——至于那些被揍的孩子是不是会留下永久性的伤残,兄弟会没人关心这个。

    “第三屋已经完——完了,我们屋也——他刚刚在打米德兰——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屋——”

    只是,一边哭泣一边诉苦的恩索拉话还没说完,就被泰尔斯一把捂住嘴巴!

    这时,通过泰尔斯的动作,大家才意识到,隔壁的哭喊和咆哮声都已经消失了,第十七屋安静了下来,就好像几个孩子都沉沉睡去。

    只剩下一个粗鲁的喘气声,还在缓缓地移动着。

    没人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第六屋里,几乎所有孩子都开始发抖。

    就在那一瞬间,泰尔斯猛地转过头,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听着,我们快——”

    “彭!”

    一声巨响。

    第六屋的大门被踹开了。

    门口,奎德摇摇晃晃的身影慢慢地靠近,那张凶悍而又布满狞笑的脸,正朝着瑟瑟发抖的七个孩子望来。

    “跑——跑到哪儿去啦?咦,你——你有点——有点面熟啊——”

    第六屋的所有人都被吓呆住了,泰尔斯也不例外。

    奎德搓了一下鼻子,泰尔斯看见他的脸上一片鲜红,那是酒醉的颜色。

    而他的手上也是一片暗红。

    那是血的颜色。

    奎德端详了一会,正紧紧捂着恩索拉嘴巴的泰尔斯。

    “我,我记得你!”

    他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渐渐地由狞笑,变成了凶狠和仇恨。

    “你是那个,那个被死光头抓住的小鬼——”

    “是你!一定是你在背后笑我的,在背后多嘴的!对不对!”

    “一定是你——”

    “一定是你!”

    泰尔斯的心一片冰凉。

    ——————————————————

    里克一边小心地驾驭着马车,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感受着脖颈后的温度。

    幸好,一切正常。

    那个鬼魂没有出现。

    大概在为奎德头疼吧。

    眼前,黑街兄弟会本部的大屋逐渐靠近。

    里克轻轻松了一口气。

    “会计师!”

    莱约克的声音传来,这个兄弟会的杀手,在二十尺外就喊着里克。

    莱约克的脸庞出现在远处,似乎是在火把的光亮下出现的,只听他不满地问:“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这可是动刀子的生意!就你那双算账的手,也想凑热闹?”

    里克愣了一下,随着马车的行进,他看到,大屋前的小广场上,布满了影影绰绰的火把。

    那都是一个个静静站立的身影,每个人身上,无一不绑缚着黑布。

    属于兄弟会的黑布。

    至少有好几百个人。

    里克突然意识到,黑街本部的人手,几乎都在这里了。

    里克连忙靠边下了马车,快走几步,借着月光,看见他的上司,身形肥胖的莫里斯,同时也是永星城人口生意的大佬头目,正和另外几个轮廓各异的身影——一个身高两米的黄发巨人,一个暗红色长袍的神秘身影,和一个胖大憨厚的家伙——商讨着什么。

    里克吓了一跳。

    他认出来了,那是另外几位会里的大佬。

    甚至还有几位,平常不会住在永星城的大头目。

    穿过一队队全副武装,从斧头、短刀、匕首到镶钉棒,整理着装备的黑布打手,里克径直走向莱约克。

    “莱约克,很高兴见——算了,我不说废话了——今晚要干什么?”

    里克不喜欢莱约克,正如他也不喜欢里克,大家只是因为工作的缘故,不得不常常碰面,对此两人都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这里,知道内幕最多,而又最快能问到的人,也就是莱约克了。

    “老大没跟你讲吗?”

    莱约克轻蔑地翘起嘴,瞥了他一眼。

    这个以效率和狠厉著称的杀手,扶了扶腰后横插的弯刀,似乎在感受鞘内的锋锐。

    杀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嬉笑着舔舔嘴唇。

    “今晚,我们要拿下红坊街!”

    ———————————————————

    “约德尔还没有消息吗?落日神殿那边呢?”

    头发灰白的中年贵族在火炉前,对着一张华贵的椅子,神情凝重地问道。

    “耐心,我的朋友,我们等了十二年,无所谓再多等一会儿。”

    健壮的身影自椅子上起身,抓起一柄镶着亮蓝色晶石的权杖,细看之下,那柄权杖上的晶石居然在缓慢,但却有规律地闪烁着点点的星芒。

    “我们在这里的无谓猜测,只会是对约德尔能力的怀疑。而且,他带着那盏灯的子焰不是么?我相信,他距离目标已经近了,只是在做最后的确认。”健壮的身影缓缓道。

    中年的贵族深深鞠了一躬。

    “我并非怀疑约德尔的能力,也从未低估他的忠诚,只是——”他顿了一下,叹息道:“——约德尔太冷静,也太冷酷了,相比起他对…毫不动摇的忠诚,其他一切他都毫不在乎,就像十二年前一样,我担心他…”

    中年贵族没有继续说下去,而健壮的身影也没有立刻答话。

    健壮的身影提着权杖走到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的远处,那一座灯火通明,华光璀璨的大神殿。

    连月光都无法与这样的光芒争辉。

    “那你就去准备吧,即刻秘密前往神殿——有了消息就马上出发,不用等约德尔的信号。”

    半晌,健壮身影才缓缓道,“我没有理由怀疑约德尔,他该出手时一定不会犹豫。”

    “但是,多一手准备,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