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6章 第一滴血

发布时间: 2019-05-25 18:52:08 作者: 无主之剑

当泰尔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奎德扼住喉咙,提在了半空。

    泰尔斯挣扎着,紧紧抓着奎德扼住自己颈部的手,但浑身的力气似乎都使不上劲。

    他死命地张大口,但就是吸不到一点空气。

    双脚不住踢打。

    头部开始发晕。

    耳边,一切的声音像是隔了一层厚布一样传来,科莉亚在哭喊着,莱恩瑟缩在墙洞里不住发抖,凯利特吓呆了一样坐在墙洞前呢喃。

    辛提和尼德则怒叫着,无畏地冲了过来,一个抱着奎德的大腿,一个用小手击打着奎德的肚子。

    辛提飞了出去,撞倒了水缸,水流得整个院子都是。

    尼德被奎德狠狠地一踹,尖叫了一声,倒在地上起不来。

    泰尔斯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惊讶于尼德的勇敢和凯利特、莱恩的怯懦(辛提的举动他心中有数),他死死地用手指甲抠着奎德的手,从脖前抠到颈后。

    他想要挣脱,想要呼吸到一口空气。

    突然,指甲在奎德的右手背上陷了一下,像是抠到了一块空洞的伤口。

    泰尔斯没有犹豫,脸部已经憋红了的他,双手指甲死命地抠了进去。

    “啊!”

    奎德痛叫了一声,松开铁箍一般的双手,把泰尔斯狠狠地甩飞到墙壁上。

    泰尔斯只觉得头晕目眩,喉咙剧痛,扶着破墙,忍不住地咳嗽。

    奎德抓着自己的手掌,上面,被娅拉用刀钉穿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该死的娅拉·萨里顿!该死的小鬼!”

    奎德强忍着疼痛,怒吼一声,恼怒和酒意同时上涌。

    “啪!”

    狰狞的奎德猛地回头,只见十七屋的恩索拉,正连滚带爬想要逃出门外,只是刚刚被奎德踹塌的门板,支撑不住他的重量,断裂开来。

    “哈哈,你想跑?”

    奎德狞笑着,大步扑上,抓住恩索拉的左腿。

    “不!不要!”

    恩索拉哭喊着,被奎德倒提起来。

    “小鬼,你打过铁吗?有?没有?哈哈,没关系,我教你啊!”

    泰尔斯痛苦地爬起身,只来得及看见奎德用双臂,抡着恩索拉的左腿,把他的头部向着自己背靠的墙壁砸来。

    泰尔斯只来得及本能地侧过头一让。

    头顶一声闷响,像是泰尔斯有一次见过的,一个卖艾尔伦瓜的蔬果摊贩,把瓜果砸开的声音。

    对了,就是那个被他们偷走皓月神像的摊贩。

    科莉亚的哭喊变成了刺耳的尖叫。

    泰尔斯呆住了,他来不及把眼睛闭上。

    红色和白色的液体,远远地溅上泰尔斯的脸,温热,也寒冷。

    从地上爬起来的尼德目睹了这一切,他崩溃得大叫,然后向着通往十七屋的狗洞跑去。

    奎德张开嘴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就像他吸进去的不是空气,而是上品的黑松酒似的。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转过头,扔下恩索拉剩下的部分,怒笑着看向尼德的方向。

    那一刻,泰尔斯心里想的是,尼德个子小,很灵活,他一定能在奎德之前,钻过狗洞去的。

    钻过那里,一切都会好的。

    钻过那里,就安全了。

    钻过那里。

    钻过去。

    钻啊。

    但在尼德半个身子钻进去之前,奎德就抓住了尼德的双腿。

    “你是那个什么钱都交不出来的小鬼?”

    奎德嘿嘿笑着:“那要你有什么用呢?”

    尼德哭喊着大叫,被奎德从洞里拖了出来。

    “叫啊,叫得不够惨–可惜啊,可惜水缸坏了——嗯,不能玩抓鱼了。”

    奎德摇摇头,驱散脑里酒精带来的眩晕,看着刚刚从地上醒转的辛提和他身边的水缸,嘟囔了一声。

    “那就简单点吧。”

    在尼德的哭喊和踢打中,奎德把他面朝下,摔到地面,然后抬起右脚,向六岁乞儿的背部中心,狠狠地踩下。

    “不——!”

    “咚!喀啦!”

    与泰尔斯撕心裂肺的怒吼同时而来的,还有让人心碎的清脆断裂声。

    泰尔斯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咚!”

    这是奎德的第二脚。

    “咚!”

    第三脚。

    辛提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大叫着,抓起一片水缸的碎片,冲向奎德。

    奎德只是哈哈大笑着,一腿踢飞了辛提手上的碎片,然后抓着辛提身上粗麻衣物的衣领,把他也提起来。

    原来我,我什么都做不到。

    泰尔斯低下了头。

    墙角,恩索拉的身体还在无声但是怖人地抽搐,尼德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以为我在保护这些孩子们。

    但我什么都做不到。

    什么都做不到。

    辛提一边怒号一边踢打着,奎德越来越高亢的笑声则变本加厉。

    “小鬼,你叫嘛,继续叫啊,我最喜欢听你们叫了,没准我心情一好,就会放过你们了。”

    泰尔斯的眼前一片昏暗,一个熟悉的场景回到他的大脑里。

    “偏差行为,这是我们对于有悖社会规范的人类行为的称呼,一般人习惯称之为犯罪。但我们必须知道,犯罪只是偏差行为里很少的一部——我们关注的不是行为本身,而是这种行为在社会层面,在集体层面上的意义和理解——涂尔干是很早提出社会规范一说的学者之一,也是从功能主义角度看待偏差行为的——”

    “有这样一种观点,对于偏差行为者的执法和惩罚,是权力主体形塑人民,塑造社会结构的基本手段之一——”

    这是泰尔斯前世的记忆碎片,就在刚刚,他又找回了一部分。

    “恶魔!你这个恶魔!”

    就在这时,辛提一边怒号一边踢打着,把泰尔斯眼前的景象又驱散了。

    “对!我就是恶魔!”奎德嬉笑着,“你说,恶魔会怎么炮制你呢?”

    泰尔斯深吸了一口气。

    该死的混蛋。

    他的脑筋正前所未有的清楚明晰。

    他知道该怎么做。

    他应该这么做。

    他咬紧了牙,反身冲向屋角。

    他知道的。

    泰尔斯抓起屋角的一块石头,狠狠掀开,把手伸进石头后一个隐蔽的洞里。

    快点。

    快点摸到啊。

    “算了,看你这么有种,就把你留到最后好了。”

    奎德笑得两边嘴唇都不对称了,他狠狠地拉着辛提的右腿,直到对方嘴唇苍白,直到——

    “咔啦!”

    ——直到脱臼。

    奎德扔下辛提,还在对方已经脱臼的腿上,狠狠踩了一脚。

    辛提压抑但是依旧强忍不住的惨嚎,传到泰尔斯的耳朵里,让他加紧了搜索的速度。

    奎德离开院子,朝着屋里走来。

    半塌的屋顶,落下皎洁的月光,照在奎德的笑脸上。

    莱恩抱着双臂,眼睛死死盯着身下的地板,尽力把身子往墙洞里再缩一点。

    凯利特颤巍巍地爬出墙洞,想要把已经无声嘶哑的科莉亚,拉出来一起逃跑。

    但科莉亚像是已经吓瘫了,啜泣着,一动不动。

    凯利特不敢看辛提那边,只是哀求一样,拉着科莉亚。

    但科莉亚下一刻猛地抬头,发出小羊也似的哀叫。

    凯利特意识到了什么,他一回头,见到了奎德狞笑的脸庞。

    他只觉得自己裆下一阵湿润。

    抓到了!

    泰尔斯摸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狠狠地往外一抽。

    然后。

    然后?

    然后他就被神情愉悦的奎德,从背后一把抓住了右臂。

    “你以为我会漏过你吗?小鬼?我就知道,你是这群小混蛋里最狡猾,最奸诈的那个!哈哈!”奎德的手逐渐用力,得意地狞笑。

    不。

    泰尔斯感受到右臂被收紧的疼痛,奋力想要转身,同时想要把左手上的东西刺向奎德。

    “看啊!”奎德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一样,身体一避,让开泰尔斯的刺击。

    然后,从男孩的左手上,夺过来一件东西。

    “一把——匕首!哈哈!小鬼,你居然想用一把匕首来对付我?哈哈哈哈哈,你准备怎么做?扎我的大腿吗?”

    奎德一把将泰尔斯拉起来,狂笑着。

    不!

    不!

    泰尔斯绝望地想,匕首,那把自己从落日酒吧里偷来的无鞘匕首。

    那是最后的希望。

    “哟!”

    奎德惊奇地看向了泰尔斯身后。

    那里,是泰尔斯从洞里抽出匕首时,用力过猛,而带出的一枚钱币。

    “看我找到了什么?”

    “一枚银币?”

    “银币!哈哈哈,果然是该死的小鬼!你私藏了一枚银币!”

    泰尔斯想用左手挣扎,但一个七岁孩童的力气完全不够,只能在奎德硬得跟铁皮的腹部上一下一下徒劳地砸。

    那枚银币,是红坊区那名女贵族的馈赠,泰尔斯想说自己没撒谎。

    铜币,那位鹅绒的夫人的确只给了自己十二个。

    银币,一枚。

    泰尔斯绝望地胡思乱想着。

    但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自己失败了。

    “作为你敢撒谎的代价——”

    奎德没有理会泰尔斯不痛不痒的拳打脚踢,只是狞笑着,用匕首把那枚银币挑起,在半空中甩了个面,然后用匕首的另一面接住。

    这枚王国的闵迪思银币,份量十足,即使在今天也少有。它的正面刻着闵迪思三世国王——这位星辰王国历史上,甚至是东西大陆历史上都少有的贤君——的头像,以及一句用古体花纹字镌刻的铭言。

    王者不因血脉而尊,血脉却以王者为荣。

    这行字泰尔斯根本看不懂,它的真正意思,还是泰尔斯大胆地问那位女贵族,而得到的回答。

    呵呵,泰尔斯心里默默地想,自己还想要学认字,学读书,学这个世界所具备的知识和智慧呢。

    结果。

    奎德又用匕首托着银币,甩了几个刀花,他点点头,很满意自己玩刀的手艺,看来还没退步。

    接着,他把泰尔斯往外拉了几步,把银币扔进了靠着院子的火堆里。

    “作为撒谎的代价——那就赏你这枚银币吧。”

    泰尔斯看着火堆里逐渐发黑的银币,突然意识到奎德要做什么了,他越发疯狂地踢打着。

    就在此时,泰尔斯突然用余光瞟到,跛子莱恩,那个一贯以来都怯懦,胆小的莱恩,正颤巍巍地摸到奎德身后,举起一块石头。

    不。

    泰尔斯悲哀地想。

    莱恩没怎么打过架。

    那块石头。

    太小了。

    太小。

    “嗒!”

    莱恩的力气不够,石头只砸中了奎德的后颈。

    但足够引起奎德的注意。

    “跑!莱恩!”

    “快跑!”

    泰尔斯,和另一侧痛苦地抱着自己右腿的辛提,都大喊出声!

    但莱恩是个跛子,他的腿在乞讨时,被一个脾气不好的盗贼打断了,缺医少药的乞儿之后就成了跛子。

    莱恩惊惶地后退,转过身,一瘸一拐地奔逃。

    泰尔斯被奎德拖着,跟着他追向莱恩。

    莱恩很快就被奎德追上了。

    奎德怒极反笑。

    “瘸子!”奎德张大嘴巴,野猪一样狠狠地喘着气,“刚刚砸得真痛快啊。”

    “扑通!”

    莱恩被他踹倒在地上,眼里满是恐惧和后悔。

    “我——我——”

    没等惊惧到极点的莱恩说完话,奎德就飞起手上的匕首,狠狠扎在莱恩的右手腕上!

    “啊啊啊啊——”

    莱恩的惨叫震耳欲聋,连泰尔斯都颤抖了一下。

    “你不是瘸子吗?断了一条腿!”奎德疯狂地大喊道:“那怎么也该上下对称一点啊!”

    然后,奎德抽起匕首,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

    他一手把泰尔斯推倒在地上,转过身专心对付莱恩。

    只见他狠狠一膝盖,砸到莱恩的肚子上,举起匕首,对着他已经被刺穿的手腕。

    像锯木头一样。

    开始。

    切割。

    泰尔斯痛苦地闭上眼睛。

    “不!不!啊!啊!别!那!啊啊!”

    莱恩的惨叫,已经变成了无节奏的持续哀嚎。

    辛提的怒吼在耳边响起。

    泰尔斯没有去看依然在啜泣的科莉亚,也没有去看悄无声息的凯利特。

    求求你,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吧。

    快结束啊。

    等到莱恩不间断的哀嚎,变成痛苦的呻吟,已然麻木的泰尔斯,感觉到自己又被奎德抓起了衣领。

    一阵滚烫袭来。

    泰尔斯睁开眼睛,只见眼前是那柄匕首,上面托着那枚银币。

    被火烧得滚烫发黑的银币。

    烧灼的火气袭来。

    “张开嘴。”奎德狠厉而冷漠地道。

    边上,莱恩抱着血淋淋的右手,眼珠里已经没有了感情,只是木然地侧躺着,身子时不时颤抖一下。

    他的右手掌,只剩一点皮肉,连在手腕上。

    泰尔斯收回目光,冷冷地看着奎德。

    “不肯吗?”

    奎德摇摇头,嘿嘿一笑:“那眼睛也是可以的。”

    言毕,他就抓着匕首,以及托在匕首上,烧得发黑的银币,贴近泰尔斯的眼睛。

    烧得乌黑的闵迪思国王,离他的眼睛越来越近。

    那行铭文也越发清晰。

    王者不因血脉而尊。

    血脉却以王者为荣。

    就在即将贴上他眼珠的一刹那。

    “啊!”

    泰尔斯怒吼一声,猛地一挣,咬住了奎德抓着匕首的手掌小指!

    奎德痛得嘶了一声,身子后仰,银币从匕首上落下,落到泰尔斯裸露的胸口处。

    一阵滚烫从胸口袭来!

    “啊——不!”

    剧烈的烧灼感!甚至引起了剧痛!

    泰尔斯被银币烧得忍受不住,松开了咬着奎德的牙齿,伸手就去捞胸口的银币。

    “混蛋!”奎德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小指,怒意勃发。

    “那就给你留点纪念!”

    他一拳击倒男孩,然后猛地扑上去,压倒泰尔斯,用匕首死死地压着烫黑的银币,抵在泰尔斯的胸口。

    “嘶——”这像是烙铁被急速冷却的声音。

    只是冷却的材料,是血肉之躯。

    “啊啊啊啊啊——”

    泰尔斯怒号着,随着胸口烧心灼骨的温度,还传来一阵焦味。

    他浑身的肌肉,又开始燃烧一般的疼痛。

    奎德压着银币,整整按了有五秒钟,盯着泰尔斯不断痛苦变形的脸庞,才感到解气,松开了泰尔斯。

    泰尔斯一挣脱,就猛地扯住已经黏在胸口的银币,不顾还烫手的温度,连皮带血地扯落。

    带着烧焦的皮肉,以及被泰尔斯扯出的鲜血,银币滚落在地上,叮当作响。

    泰尔斯的血液落到地面上,很快干涸。

    而他则躺倒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出。

    可恶,他明明是成年人不是吗。

    为什么,为什么也忍不住想哭?

    “可惜,吞下去或者按在眼皮上多好。”

    奎德小心翼翼地挑起银币,继续扔进火堆,“没关系,我们下一轮再来。”

    泰尔斯狠狠闭眼,胸口的烧灼感似乎没有减弱,而是增强了,越来越烫。

    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涌动。

    在积累。

    只要让我,让我,让我割开奎德的喉咙,就好。他在心底里默念着。

    当泰尔斯再睁开眼时,只是冷冰冰地盯着奎德。

    奎德看着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无聊。

    “喂,小鬼,不想玩了吗?”奎德踢了一下泰尔斯。

    泰尔斯只是冷冷地望着他。

    来吧,他想,这次,无论是眼皮还是鼻子。

    随你烫。

    反正,自己穿越过来,什么也做不了,不是么?

    奎德望着泰尔斯的眼睛,确认了对方眼里的冷漠。

    奎德讨厌这种冷漠,他当年在收黑账的时候,最烦就是这样的债务人。这意味着无论他怎么折磨对方,也什么钱都收不上来。

    无聊。奎德啐了一口,恶狠狠地想,趣味都被破坏殆尽了。

    浪费太多时间了。

    但他转头看见墙洞里另外两个乞儿时,眼前又是一亮。

    在科莉亚的哭嚎声中,以及凯利特的恐惧目光下,奎德把手伸向了第六屋其中的一个墙洞,伸向那个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孩。

    泰尔斯的瞳孔瞬间聚焦了,辛提惊惶地看着这一幕,连莱恩也放下自己的断手,抬起了头。

    不。

    不!

    那是科莉亚。

    那是他们最小的孩子。

    那孩子!

    他胸口的灼热越发烫人,身体的肌肉也像是烧灼起来一样。

    科莉亚只是嚎啕大哭。

    她只有四岁啊。

    混蛋。

    你怎么敢!

    “科莉亚!”

    “恶魔!朝我来!”

    “你敢!你不能!”

    泰尔斯、辛提、甚至抱着断手的莱恩都疯狂地爬向奎德,却只是被他一腿一个,扫开在墙角。

    “你不许伤害她!”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死死地挡在墙洞前。

    那是刚刚,被吓回了破洞的凯利特。

    此时,他勇敢地扑上来,想要护住科莉亚。

    但泰尔斯只是痛苦地摇摇头。

    不,你不够的。

    凯利特的拳头被奎德轻易地抓住。

    “别打扰余兴节目。”奎德呵呵笑了一声,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阻碍地,割开了凯利特的脖子。

    凯利特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发生了什么事。

    泰尔斯瘫倒在地上,莱恩开始神经失常也似的又哭又笑,而辛提,只是狠狠地锤击着地面。

    奎德把气管破损,动脉喷血,说不出任何话的凯利特,推倒在一边。

    科莉亚哭得越来越凶。

    “别!别抓我!我很乖的!我没有伤寒!我没有!”

    奎德抓住科莉亚的头发,把不住号哭着的女孩,像拎宠物一样,拎出破墙洞。

    然后他伸出匕首,从火堆里挑出那枚银币。

    “混蛋!该死的混蛋!”

    泰尔斯闭上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出声。

    他痛恨自己。

    痛恨这个该死的世界。

    然后。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奎德。

    在女孩绝望而疯狂的挣扎中,把第二次烧黑的银币,用匕首按在了科莉亚的脸上。

    耳边是孩子们的啜泣声。

    科莉亚的哭声甚至已经不连贯了。

    怎么会这样?

    泰尔斯死死地躺在地上,好像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一动不动,眼里尽是灰蒙蒙的绝望。

    只有胸口,那被烫伤的地方,一阵阵灼热传来。

    奎德把匕首和银币都从女孩的脸上挑起,带起女孩的一阵尖叫。

    他喘了口气,环顾一圈,突然觉得有些无聊了。

    赶紧解决这边,去找其他的小鬼吧。

    等等,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兄弟会,不太好?

    奎德的酒意开始渐渐消退了。

    管他的呢,既然里克和他的打手们没出现,就是没问题。

    他闭上眼,摇摇头。

    然后想双手并用,来拗断手上女孩的脖颈。

    咦?

    举起左手的时候,奎德突然觉得奇怪,自己刚刚不是拿着匕首,把银币压上女孩的脸的吗?

    匕首?

    他没有多想。

    奎德继续抬起左手,抹上科莉亚的脖颈。

    就在此时,趴在地上的泰尔斯,已经绝望的他,右手似乎摸到了一件东西,让他微微一颤。

    匕首?

    他也没有多想。

    泰尔斯颤抖地爬起来,把手藏在身后

    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在辛提的眼里,只见前一刻还在地上颤抖着的泰尔斯,猛地扑起。

    “去死!”

    七岁的穿越者,奋尽两个世界,两种人生的疯狂,朝着奎德的脖子,一捅,一扭。

    “烦死了!”

    奎德早就看到了他的动作,只是不在意地反手一肘。

    然后,泰尔斯就被不耐烦的奎德,一肘击飞。

    “砰!”

    泰尔斯的头磕在一处破洞的边上,眼冒金星,但他还是顽强地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手。

    那里,握着那把从落日酒吧偷来的匕首。

    刃锋带血的匕首。

    一切都好像静止在那一瞬。

    奎德愣了一下,惊讶地低下头,看着被击飞出去,在地上不住咳嗽的泰尔斯。

    奎德惊讶的眼神没有持续多久,他就意识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他突然松开科莉亚,然后难以置信地,伸出颤抖的手,摸向自己的颈部。

    入手一片温热、湿润和粘稠,这感觉,顺着锁骨往下蔓延,快速传导到胸膛、腹部。

    在奎德的眼里,那个该死的小鬼——泰尔斯吃力,但是坚定地,从地上缓缓爬起,握在手上的匕首,随着右手在微微颤抖。

    但却是频率稳定地,颤抖着。

    那一刻,奎德有些慌了。

    他双手胡乱扑上自己的脖子,惶恐地摁住颈部那个喷涌鲜血的大洞。

    但颤抖的手和下巴像是都在反抗他的意图,鲜红得像颜料一样的动脉血,喷涌而出,势不可挡。

    奎德咬紧牙齿,只觉得腿下有些发软,于是后退了一步。

    但这一步,让他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胸口上的灼痛还在持续,但是泰尔斯抬起头,在科莉亚和辛提恐惧而震撼目光下,在莱恩分辨不出情绪的笑声中,冷漠,但是坚定地看向奎德。

    他一字一顿地开口。

    “去死吧。”

    “没有下面的,废物。”

    奎德的牙咬得更紧了,他的怒火重新涌起。

    但是与之前不同,随怒火而来的,是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在变暗,变糊,变远,变小,都在——土崩瓦解。

    他的眼珠凸出,似乎要瞪出眼眶般,死死瞪着泰尔斯。

    然后,他把微微颤抖的手,那只被娅拉刺穿的手,一顿一顿地,伸向泰尔斯的方向,嘶哑地开口。

    “该死的——小鬼——”

    带着血的手,掠过泰尔丝冰寒的脸庞。

    这就是“血斧”奎德·罗达,在埃罗尔世界最后的遗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