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3章 刀与剑的齐鸣

发布时间: 2019-05-25 19:02:32 作者: 无主之剑

杀声遍地的夜里,突兀的狂笑声不断传来。 

        血红的街道上,兄弟会的巨头,莫里斯靠着一间杂货店铺的门,喘着粗气,艰难地把肩膀上的一把无托匕首拔出。 

        在他身旁,一名兄弟会的精锐已经倒下,后脑插着一柄同样的无托匕首。 

        “不能追!克斯就是想让我们疲于奔命。” 

        莫里斯,这位兄弟会的人口贩运巨头,拦下正要冲上屋顶的杀手莱约克。 

        远处,血瓶帮的‘飞刀小丑’克斯,在屋顶飞窜而去,留下一路的狂笑。 

        “但这样下去,我们会被他骚扰到死的——小丑是异能战士,比一般的异能者强出太多。” 

        莱约克跃下街道,看着身边仅存的五名精锐,个个带伤,皱着眉头道。 

        莫里斯深吸了一口气,头脑清晰地做出分析:“他,还有随风之鬼,都是精心挑选出来,借着能力的独特在牵制我们,阻碍我们去回合其他的人,方便他们的强手痛宰我们的精锐,而且——就算被小丑用飞刀玩死,” 

        “也总比被他引到气之魔能师面前的下场要好。”莫里斯站起来,摆摆手。 

        “撤退令应该已经传出去了,琴察那边大概也会下同样的命令,我们的人能活下多少,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莱约克看着莫里斯,向着精锐们招招手,一行人继续出发。 

        “因为这些‘空气墙’,我们一直在绕路,其他人大概也是一样,要是遇上魔能师本人——” 

        说到一半,莱约克的话就被莫里斯打断了: 

        “他不会轻易出手的!而我们也别妄想着去找他!魔能师要维持这样的‘空气墙’并不容易,可是既然选择了分割包围,他就要依靠自己手下的走狗们来狙杀我们,而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莫里斯咬紧牙,露出狰狞的表情。 

        “就让那群自以为高贵的伪君子,看看兄弟会,看看我们这些‘下等人’的实力!” 

        “从尸山血海里杀出的我们,可不是血瓶帮那群大老爷们能比的!” 

        “就算我们都走不出去,黑剑他也会为我们报仇的!” 

        “即使仇人是魔能师!” 

        ——————————————————— 

        一间漆黑的房子里,只有一盏旧式的蜡烛在燃烧。 

        “你是说,我们的人全部陷在红坊街里面了?到现在,除了几个打手,一个能负责的人都能没出来?”

        纳斯里点点头,单膝跪地的他,恭谨而恐惧地对着他的顶头上司,“无眠之眼”科比昂·兰瑟报告道: 

        “我刚刚接过暗哨的轮班不久,第一批冲出来的人就到了。据他们所说,莫里斯大人下令撤退后,前几批想要冲出来的人,都被光头斯宾和多尔诺带着埋伏队截杀了。直到刚刚,光头斯宾和多尔诺都死在红坊街的入口,他们才安全冲出来。” 

        没人知道“无眠之眼”科比昂·兰瑟今年究竟多少岁,只知道从黑街兄弟会建立之日起,他就是负责情报收集的巨头,神秘且诡异,是黑暗中的黑暗,秘密中的秘密。 

        他永远将自己藏在一副暗红色的斗篷下,仅仅露出干枯而瘦削的下巴,可被他盯着的人,无一不感受到深深的寒意。 

        兰瑟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问道: 

        “斯宾和多尔诺都是十二至强,斯宾的韧性极强,而多尔诺擅长伪装偷袭,要杀死他们两个,至少也是十三大将级别以上的人才能做到。是莱约克?是摩瑞亚?还是艾德利昂萨或者塔伦兄弟?或者干脆是琴察和莫里斯两大巨头?就没发现能负责的人吗?” 

        兰瑟的话虚无而缥缈,像是从另一个房间传来的一样。 

        纳斯里摇摇头,竭力遏制住心里的恐惧。 

        真是失策啊,莫里斯大概会对我很不满吧——兰瑟默默地想道,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 

        是该清理一下会内的老鼠了。 

        兄弟会,跟十二年前一帮老家伙组成的小队,毕竟不同了啊。 

        兰瑟诡异地笑了一下,挥手给纳斯里传令。 

        “唤醒、激活下城区的所有不眠者!不管他们警戒期到了没有。” 

        “把第二哨、第三哨的人全部派上红坊街口去!从屋顶到下水道,就连每一只飞过的黑蝇腿上长着多少毛,我也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是!” 

        “再派第四哨的人到其他的地盘上去,从黑街到废屋,臭沟到下水渠,大集市到西城门,全力警戒!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松懈本部的戒备!” 

        “是!” 

        “第五哨分成两队!一队通知会内的其他巨头,一队立刻赶往埃克斯特王国,把拉蒙那个老家伙拉回来!他如果不愿意,就说这是黑剑的意志!” 

        “是!” 

        琴察和莫里斯都在六巨头之列,可不是吃素的,血瓶帮想不花一点代价就把他们陷在里面,不可能!兰瑟低下头,抚摸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 

        那个死胖子,当年毕竟也是能为黑剑殿后的人物呢!至于琴察那个大高个儿,哼,比他拳头还硬的东西,大概只有他的性格了。 

        还有,兰瑟心里暗暗地想,还有艾德蒙那个死厨子… 

        胜负,还未定呢。 

        兰瑟斗篷下的表情突然一动,他发现了属下的不正常。 

        “你还有什么话没说?” 

        “是!”纳斯里冷汗涔涔地趴倒,咬牙道: 

        “巡哨的兄弟刚刚发现,发现废屋的乞儿,全都逃跑了!我们只抓回来一部分,现在关押在水牢里。”

        “奎德·罗达,死在了废屋里!” 

        “他的副手,纳尔·里克此刻正在外面,求见大人您!” 

        ——————————————————— 

        “下去,躲着。”娅拉的口气又变冷了。 

        “这场战斗躲不开。” 

        泰尔斯迅速滑落,趴倒在一个隐蔽的石墩旁,掏出黑布盖在鼻子上。 

        尽管周围已经都是血腥味了。 

        泰尔斯刚刚呼吸了两口,旁边的娅拉就身影急窜,直跃上房顶。 

        女酒保一个后空翻,上半身后折,双手按上地面,像是在躲避一件暗器。 

        “咻!” 

        随着娅拉翻身而起,泰尔斯听见一阵急促的风声响彻街道! 

        紧接着,娅拉从房顶落下地面,腿上的双刀早已来到双手上。 

        狼腿刀接连斩出! 

        几阵风声,急急而去。 

        不辨东西的风声中,泰尔斯只听见“呼呼”两声衣物翻飞的声音,也不知道娅拉斩中了没有。 

        然后,一个灰色瘦削的身影就出现在街道上。 

        “哟哟哟,这不是落日酒吧的女酒保吗,戴着护目镜,是要来游泳吗?别那么惊讶,毕竟我也曾经隐藏容貌,到过黑街喝过酒呢。” 

        “你今天穿的也是灰色?真可惜天色不好,不然我们就是情侣装了呢。” 

        阴柔而怪异的嗓音,轻佻而不逊的语气。 

        娅拉在战斗时从来不多话,她轻轻地单膝蹲下,泰尔斯知道,这是她要发力的前兆。 

        那个灰衣的男人往前走了几步,在隐约的月光下,勉强看得见脸上的刺青。 

        “也许我该自我介绍一下,在下米迪拉·罗尔夫,你也可以叫我——‘随风之鬼’。” 

        泰尔斯心中一紧——又一个十二至强。 

        “顺便问一句,酒保妹妹,是你做掉了多尔诺和斯宾吗?” 

        “别误会,其实我也很讨厌那俩祸害,不过大人有命令——” 

        娅拉毫无征兆地启动加速! 

        下一瞬,不言不语的娅拉,已经疾驰到他面前。 

        角度怪异的双刀,同时切出,同时变向。 

        连杀刀! 

        泰尔斯在心里兴奋地喊出来,看着娅拉打了这么多场架,在人群中杀进杀出,要说心里没有燃起一丝对变强的希望,和对力量的渴求,那是骗人的。 

        但罗尔夫却消失在空气中! 

        双刀斩空。 

        娅拉没有丝毫停留,一个旋步急转,右手的狼腿刀急切向半空!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 

        罗尔夫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娅拉的右手边,向后急退两步。 

        “喂喂,你怎么跟莱约克一样,”罗尔夫轻轻弹了一下左手背上的袖剑,无奈地道:“难道你们兄弟会的杀手,都能感知到我的位置?还有,你怎么也不喜欢说——” 

        但他话还没说完,一柄狼腿刀就向他飞射而去! 

        瞬杀刀。 

        “呼呼呼!” 

        罗尔夫周围风声大作,半空中的狼腿刀被吹得飞行不稳。 

        “当!” 

        随后被他一剑击飞。 

        可是娅拉的身影刹那间杀到了随风之鬼的面前,几乎不比飞刀慢! 

        在他来不及反应之前,女酒保左臂反手一刀,横掠罗尔夫的胸口! 

        斩中了吗? 

        泰尔斯兴奋得目不暇接,等着这一式“瞬杀刀”建功。 

        但他失望地看见,罗尔夫身上的灰衣鼓动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逆着重力往上飘飞。 

        险之又险地错开这必杀一刀! 

        但泰尔斯觉得,这次罗尔夫的闪避有些狼狈,因为他的身影居然模糊可见,不复之前的无影无踪。 

        娅拉再想继续突击,脚下却像是被什么无形之物绊了一下,没能持续她连绵难挡的进攻。 

        风的力量么?泰尔斯低下头,默默回忆起前世的知识。 

        女酒保默默地退后一步,挑起地上的另一把狼腿刀,等待下一次机会。 

        “真是好险啊,兄弟会的一个酒保都有这种实力了?” 

        罗尔夫轻轻抹了一下腰腹部的一道划伤,脸色不愉。 

        这伤口,比想象中的要深,那柄刀的角度有古怪——劈来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预测。 

        连超阶高手都能威胁到的刀法吗?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呢。 

        娅拉扶了扶护目镜,正手持刀,单膝蹲下。 

        “喂,酒保,”罗尔夫看见对方准备突击,突然阴仄仄地开口: 

        “我来星辰之前,也在大陆上游历过一阵子,曾经在瑟拉公国见到过一次刺杀。” 

        “那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直接,最冒险,却也最难抵挡的刺杀。” 

        “刺客用的是双刀,从屋顶发力,疾驰而出,攻势连绵,不可抵挡。” 

        罗尔夫低下头,阴柔的嗓音里,充满了凝重和严肃: 

        “所以,‘飞蝗刀锋’巴安奈特·萨里顿,是你的什么人?” 

        娅拉没有回话,但泰尔斯本能地觉得不妙。 

        巴安奈特·萨里顿? 

        下一瞬,女酒保曼妙的身影已经疾驰而出,刹那攻到罗尔夫的眼前! 

        泰尔斯有种错觉,沉默不言的女酒保,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情绪也为之一变! 

        “是陌生人!” 

        沉默已久的女酒保,咆哮着含怒出手! 

        到现在为止,泰尔斯见过很多次娅拉出手,一贯都是安静、低调、直接而致命的。 

        但这次不同。 

        这一次,泰尔斯前所未有地听见,娅拉的刀,如迅雷般爆响轰鸣!。 

        “轰!” 

        罗尔夫神色剧变。 

        ——————————————————— 

        “铿!” 

        两柄剑雷霆对撞般交击在一起! 

        两道的人影的身上都爆发出闪烁着微光的能量,一方星蓝色,一方微红色。 

        科恩咬着牙,感受着从敌人剑上传来的力量,对方至少也是超阶的剑手,他有多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自从离开同兽人厮杀的战场? 

        还是那一次,自己挑战米兰达? 

        两股力量交织纠缠,但科恩知道,自己已经略落下风。 

        星蓝色的力量在他银白色的剑上开始闪烁,科恩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是失败的一方。 

        于是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带起的振动,错开了正在拼剑的两人。 

        两道身影倏然分开,就着惯性向前几步。 

        科恩踏了六步才将身体稳住。 

        而他的敌人,用两步把握住了平衡。 

        科恩神情凝重,开始觉得,有必要重新思索洛比克厅长的话。 

        然后他转过身,看着眼前棘手的敌人,出声质问: 

        “你也是终结剑士,曾在终结之塔受训。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去处,为何甘心屈身在血瓶帮里做一個混混,为非作歹,欺凌弱小?” 

        “终结塔授予你的剑之心,难道是为人走狗,欺软怕硬的觉悟吗!” 

        他的敌人则缓缓转过来,左肩上装备着黑色的半身甲,右臂绑缚着红色的绷带,在红黑相间的衣饰下,隐约可见清晰的肌肉线条。 

        这是一个脸色白皙的男人,却不会让人感觉到清雅或是秀气,因为那双眼睛里的眼神,此刻实在是杀机毕露。 

        剑手默默地将警戒官从头到脚,打量完毕。 

        就是这只老鼠,打通了大人的陷阱? 

        这个青皮,这种站姿和起手式——是军队出身的人? 

        只听这个红黑色的剑手,转动着手上那把只有单侧护手的青色长剑,毫不在意地淡淡道: 

        “什么时候,警戒厅也敢管血瓶帮的事情了?” 

        科恩踏前一步,与剑手的距离拉近,冷冷地道: 

        “我现在不是以警戒官,而是以剑士的身份,在质问另一柄剑!回答我!” 

        场面安静了几秒钟。 

        直到红黑色剑手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我的剑之心,是不羁的意志和自由的选择,以及对力量的追求。” 

        “只要满足吾之所求,血瓶帮,兄弟会,诡影之盾,王国秘科,王室卫队,或者终结之塔,对我都没有区别。” 

        “所以,你的问题简直毫无意义。” 

        “至于你,青皮,甘心做一国走狗的你,从那个守旧的塔里,得到的才是走狗的觉悟吧?” 

        听出了对方身为终结剑士,却对终结之塔毫无敬意甚至略带敌意的态度,科恩的脸色终于肃穆起来,带着惊讶和震撼。 

        他想起在塔里受训时,老师曾在喝酒时告诉过他的故事。 

        那个兄弟阋墙,手足交战的悲剧。 

        科恩难以置信地咬牙出声: 

        “你是塔外的终结之剑传承!” 

        “你是‘灾祸之剑’一脉的人!” 

        他话音刚落,红黑色的剑手就动了! 

        微红的终结之力,像是潮水般涌动在他周身,聚合成凶猛的波涛,随着他的青色长剑,声势惊人地斩落! 

        剑意狠厉而暴烈! 

        科恩只觉得浑身都落入了一个赤红色的漩涡里,周身的终结之力支离破碎,无法调动。 

        剑手的狠厉跟随他的长剑汹涌而来,直扑科恩的胸口! 

        他白皙的脸上也布满了霜寒,不复之前的淡然。 

        “‘灾祸之剑’!灾祸?你们就是这么称呼克苏尔大人的剑吗?” 

        “他的剑,我们的剑,才是真正的终结之剑。” 

        “我们当然是灾祸,对你们这群过时、守旧、娘娘腔的学院派来说,我们就是你们注定的灾祸。” 

        “终有一日,我们会覆灭终结之塔,证明你们的荒谬。” 

        语气冰寒,充满杀机。 

        与他汹涌袭来的青色长剑一样。 

        科恩的剑挡在青色长剑前方,但只在瞬间,闪烁着蓝色星芒的佩剑就被弹开! 

        科恩咬着牙,狼狈地连连后退,但青色的剑像是如影随形的杀机,无论他朝哪个方向腾挪闪躲,都似乎避之不及! 

        年轻的警戒官心下一横,银白色的佩剑闪烁着再次递出,这一次,直接刺向剑手的咽喉。 

        但他的敌人依旧疯狂而不顾一切,对即将来袭的剑视而不见,只是催动着手上赤色红潮里的青剑,向着科恩的心口卷来! 

        赤红色的终结之力,随着剑意爆发,将科恩胸口的衣物撕裂。 

        科恩勉力维持着自己的剑意,却无望地看见,两柄剑交错而过,在终结之力的摩擦中,各自向着对方的心口和咽喉刺去! 

        见鬼! 

        这就是“灾祸之剑”一脉的风格吗? 

        这样疯狂狠厉的剑式,无可匹敌的力量,不惜一切的意志,两败俱伤的觉悟。 

        难怪会被放逐! 

        两柄剑,一青一白,一柄引动着疯狂难挡的红色赤潮,一柄闪烁着明暗不定的微弱星芒。 

        胜负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