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5章 魔能禁忌(下)

发布时间: 2019-05-25 19:05:09 作者: 无主之剑

即使在艾希达·萨克恩的漫长生命里,那个男孩给他的第一印象也是特别有趣且可笑的: 

        昏暗的蜡烛下,黑发男孩颇有些狼狈不堪,他的额头在滴血,小脸上青一片紫一片,脖子有着被掐过的红印,微微颤抖的身体上,是破破烂烂的粗麻衣物,腿部则死死地绑缚着一柄匕首。 

        在听闻了自己的身份后,他的神情显得不知所措,按着胸口的他略有些紧张,似乎隐约知道“魔能师”这个词的含义,体内各处的压力急剧变化,连呼出来的空气都浑浊了不少。 

        但是,他那双眼真是特别。 

        对,那双古怪的眼,里面充满的不是恐惧和陌生,也不是慌乱和警惕,而是布满了——好奇和兴奋? 

        泰尔斯此刻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奇。 

        在听到“魔能师”的一刹那,在惊讶过后,他突然从心里冒出一股冲动,想要问清楚魔能师到底是什么东西。 

        算是职业病吗? 

        就在这时,泰尔斯在余光里,看到黑暗的角落中,三个不规则的球体静静地摆放着,每一个球都有一个人那么大。 

        直到泰尔斯认出来,那些球体上,隐约露出人的手和脚。 

        穿越者的脸色有些发白。 

        “我想,你已经见过兄弟会的塔伦兄弟和摩瑞亚了,”魔能师艾希达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咧开嘴道:“他们很有野心,一上来就直扑红坊街中心。” 

        “抱歉,我不习惯像莫里斯那样,用窒息或抽压的方式,事实上,我更喜欢简便的方法。” 

        把活人捏成球,真的是比较简便的方式吗?泰尔斯心下一量,默默腹诽道。 

        “来,孩子。”艾希达温和地笑笑,他的声音特别好听,而且温文儒雅,“过来看看我的棋盘。” 

        泰尔斯咽了一口唾沫,转过头,把刚刚的几个人肉球体赶出自己的大脑,迅速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处境。然后,他在看到艾希达左手上那个特别像3D效果(但他知道绝对不是)投射出来的蓝色能量球后,果断地把“拔出匕首撂上他的脖子”之类的想法给清除出脑外。 

        泰尔斯按照前世论文答辩时的方法,缓和但有规律地呼吸三口,然后缓步走了上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艾希达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男孩貌似大人的举动,待得他走近棋盘,正要开口,却惊讶地看见这个男孩毫不犹豫地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上去,又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满意椅子的视野,于是下来把椅子往艾希达的方向移动了一点,然后再爬上来坐下。 

        “额,腿有点酸。”泰尔斯对着艾希达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一不小心扯到额头的伤口,痛得他狠狠“嘶”了一声。 

        “是我的疏忽。” 

        艾希达饶有兴趣地扭过头,右手轻轻一点,泰尔斯额头上的伤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血液不再流出。 

        “这是——你提高并固定住了空气的局部压力?”泰尔斯惊奇地摸摸额头,发现一层无形的膜,隔绝了他的手触碰伤口。 

        艾希达收起笑容,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不错,你的家庭教师教过你物理科学?” 

        “额,没有。”泰尔斯不好意思地放下手,看来艾希达把他当成某个贵族或富家子弟了。 

        艾希达点点头,转向桌上的棋盘。 

        “认得这是什么吗?” 

        泰尔斯细细地看了一遍桌上的地图。 

        “以红坊街为地图的棋盘游戏——不,这是现在外面的战况图!红方是血瓶帮,黑方是兄弟会!”泰尔斯恍然道。 

        “当然。” 

        面无表情的艾希达右手一伸,两个黑色的棋子和一个水晶棋子从远处凌空飞来,被他抓入手中。 

        “这本该是个天衣无缝的陷阱。” 

        “我会在短时间内,把兄弟会从莫里斯到琴察,全部坑死在这里。” 

        “但是事情总是不如人意,不是么。” 

        三个棋子在空中飞舞起来,像小鸟一样,绕着提尔斯的头顶转着圈。 

        魔术,魔术,当成魔术表演就好,泰尔斯强自镇定地看着艾希达的表演。 

        “首先,我手下的那批家伙一个比一个没用,明明应该第一时间围攻莫里斯和琴察,不惜一切代价袭杀这两人。但他们却胆怯地绕开强敌,先用游击来剪除羽翼,典型的欺软怕硬。” 

        “其次,不知道是不是兄弟会的增援,总知,意外进场的棋子,太早打乱了我的部署。” 

        随着艾希达不带感情的叙说,泰尔斯头上的棋子突然一个个地落下到地图上。 

        “这个,是跟你一起,从下城区上来的那位同伴,速度快得吓人,一个照面就放倒了多尔诺和斯宾,罗尔夫到现在还只能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跑,身为追踪型异能者的怒美诺甚至连他脚后的尘土都吸不到。我只能说,兄弟会还有这样的后进高手,真是可喜可贺。” 

        空中,一枚黑色的剑士落入地图,和另一枚红色的剑士刚好一前一后,更远处,是一枚红色的宰相。 

        泰尔斯知道他说的是娅拉,只能在心底里打了个鼓,但愿她平安无事,特别是远处还有一枚红色宰相的情况下。 

        “这个缺口真是致命,逃出去了不少棋子,虽然都是些杂鱼,但是——”艾希达叹了一口气,“透过他们,黑街兄弟会本部比我预计的还早一个小时,就知晓了这里的情况——我能感觉到,兰瑟和他的手下已经控制住了入口。” 

        “捕鼠笼——破了。” 

        他萧瑟地低下头,满带遗憾与悲伤,那一刻,泰尔斯差点以为眼前是一位悲天悯人的神殿祭祀。 

        但艾希达随即抬起头,哀伤的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轻挥手指,空中的两枚棋子又开始转动。 

        “这个,是另一个方向进来的,不知道什么阵营的家伙,他宰掉莱顿兄妹的时间,比宰掉两头猪的时间还短。这家伙一路突进到附近都无人能挡,我只能把身边的古拉顿派出去,弄得我连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艾希达似有不满地道,空中那枚水晶制的骑士落下来,和一枚红色的近卫摆在一起。 

        “大概是其他势力的棋子进场了,不是贵族就是官方——这也是意外吧。” 

        泰尔斯又咽了一口唾沫。 

        “最后,就是你了,小朋友。因为无人可用,所以我不得不亲自来邀请你。” 

        艾希达歪过头,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泰尔斯头上最后那枚黑色的小卒,突然落下地图的正中央。 

        落在一颗红色的国王棋旁边。 

        泰尔斯不可抑制地紧张起来。 

        “告诉我,你又是什么来历?” 

        艾希达倚上椅背,脸上的表情难辨真假。 

        “为什么兄弟会的人要一路把你送到红坊街的中心?” 

        “你是某件可怕的武器?送到我身边来刺杀我?” 

        “还是重要的情报和包裹,需要跟另外那个棋子交接?” 

        “我希望你能自愿而友好地为我解答,而非大喊着‘魔能师去死’然后冲过来——说实话,那纯属自杀。” 

        艾希达静静地看着他,眼神中布满真诚。 

        和里克眼中那种显然别有用心的真诚不一样,艾希达眼中的真诚是毫无感情的,仿佛他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 

        冷静,泰尔斯,冷静。 

        穿越者提醒着自己,脑中不断回想几次论文发表会和研讨会的情形,怎样用听众所熟知的语言,带他们进入所不熟知的领域。 

        我很擅长这个,不是吗?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艾希达·萨克恩先生,你是说,你坐在这里,就能知晓整个红坊街区所有的风吹草动吗?” 

        他首先要收集齐情报。 

        “不尽然,”艾希达毫不在意地答道:“我能知晓整条街上哪怕最细微的空气状况,从人体内各处的气压变化,到体外的空气流动,换言之——红坊街所有呼吸着的生命,都在我的监控之下。” 

        这就是他的能力?所以说,不愧是气之魔能师吗?泰尔斯暗暗道。 

        难怪兄弟会被揍得那么惨。 

        “那您自然会清楚,”泰尔斯开始梳理自己的话语和逻辑,在言语的交锋里,寻找生还的机会: 

        “一路上,我和我的同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任何一处交锋,只有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手——不论兄弟会或是血瓶帮。” 

        “我想这可以证明,我们并不是兄弟会的人,至少今晚不是为了兄弟会而来,也无意涉入战场。所以我们无意与你为敌。” 

        “有道理。”艾希达点点头,依然一副感情欠奉的样子,但语气没有丝毫变软:“但是你们依旧吃掉了我的棋子,我并不在乎那些杂鱼的生命,但我在乎我的计划和目的被打断——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再堕落的审判官,也不会对过失杀人视而不见不是吗?” 

        “而且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为什么那么重要?” 

        泰尔斯闻言迅速调整自己的话语:“我是兄弟会的敌人!” 

        只有这句话让艾希达微微抬头。 

        泰尔斯弄清楚了事情的来由,决心说出一部分真相。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乞儿,得罪了兄弟会的高层而出逃,下城区到处都是兄弟会的耳目,只有与血瓶帮毗邻的红坊街是我的机会!” 

        “但我和我的同伴,没有想到今晚发生的帮派战争。所以,无意中——” 

        “我为我们的鲁莽道歉,我也能做出——我是说,在我有能力之后做出补偿。” 

        “我相信我未来的价值,绝对值得您今天放过我的性命。” 

        “我已经注定要与兄弟会为敌,哪怕再弱小,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血瓶帮没有必要为兄弟会铲除潜在的敌人不是吗?” 

        艾希达的眼睛眯了起来。 

        真是个口才不错的孩子。 

        “就这样?” 

        “就这样。” 

        艾希达沉默了很久,脸上的表情竟然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体内的气压没有大的起伏,呼吸虽然紧张但是很平稳,唉,虽然没有说出全部的事实,但你没有说谎。” 

        魔能师苦笑着摇摇头,真诚地道: 

        “所以啊,你的出现,棋局的打乱——看来都是巧合。” 

        “唉,其实我不在意那些被你们吃掉的棋子,毕竟那些都是小棋子。所谓的十二至强,十三大将,什么异能战士和六巨头,除了琴察一个人以外,都只是‘凡级’、‘超阶’的存在而已。” 

        “连血瓶帮,也不过是一枚比较大的棋子,甚至连你们打乱了我的计划,打通了我的陷阱,我也不怎么在乎的。” 

        艾希达脸上露出苦笑,看向泰尔斯。 

        “只是,没想到啊,我的计划居然是被偶然,被巧合给破坏的。” 

        “这让我很沮丧呢。” 

        “偶然,偶然——呵呵,我开始明白黑兰女皇的力量所在了。” 

        真是个奇怪而诡异的人,泰尔斯紧张地观察着气之魔能师,心里补了一句。 

        “世界真是奇妙。” 

        艾希达突然失声发笑。 

        “孩子,你知道吗?魔能的诞生,也纯粹是个偶然呢。” 

        泰尔斯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从表情奇怪的魔能师身上,他莫名地感觉到危险! 

        “很久很久以前,世上只有魔法,没有魔能。”艾希达的脸上露出向往和复杂。 

        “法师探寻着世界的真理,以各种巧妙的方法和智慧,利用着世界的资源和能量,为更美好的世界而服务。” 

        “直到有一天,一位资质低下的法师学徒,在偶然中发现,自己的魔法不太稳定。就像,就像是魔法自己有了生命一样,开始失控,开始反抗它们的主人!” 

        泰尔斯震惊地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凌空漂浮起来! 

        慌张的他想要扒住桌沿,却发现自己越飘越高,手臂已经够不到桌子了! 

        他连忙看向艾希达,却恐惧地发现,魔能师此时的表情充满了痛苦和疯狂! 

        “是啊,一切就是这么开始的!一个法师学徒的偶然失手!”艾希达神经质般地自言自语,同时轻轻地,把一地图上那枚刚刚落下的黑色小卒子,拿走。 

        泰尔斯看着那枚卒子被拿走,心下一凉:他知道魔能师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从不稳定,到彻底失控,到被其支配,你所熟悉的世界开始坍塌,恐惧和慌乱袭来,没有人可以救你,除了你自己!” 

        泰尔斯痛苦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空气流动开始加速,气压开始改变! 

        “没有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他重新回到世界上的时候,人们发现,他已经不是法师了。” 

        “他甚至不再是人类,不再是凡人了。” 

        “也是一次偶然的失手,他无意杀死了两位神灵。” 

        “就像无意踩死了两只蚂蚁。” 

        艾希达的话语冷酷无比,他缓缓转过头,翘起嘴唇。 

        这个疯子! 

        泰尔斯放开紧咬的牙关,想要开口,却发现声音完全穿不透自己的喉咙! 

        “这就是第一位魔能师,也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能师。法师们恐惧地发现,跟他相比,自己的咒语和术法就像是小儿科的戏法和骗术!诸神慌乱地发现,曾经高高在上的神力和神性如此不堪一击,可笑不已!” 

        “五彩缤纷但幼稚可笑的法师时代由此终结,新生的魔能师,立足苍空之上,超越诸神,俯视众生!”

        泰尔斯开始感受到四面八方而来的挤压! 

        他的四肢被挤压地靠近自己的身躯,全身也缩成一个球状,在半空中漂浮,煞是惊悚。 

        就像是被塞进了前世的洗衣机里! 

        “恐惧,当然,人类当然会恐惧!毫无禁忌,不受束缚的力量,却只能由少数人享有,他们怎么能不恐惧!” 

        半空中,泰尔斯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开始脱力,却不禁注意到,艾希达的语气,已经把他自己放在了人类的范畴之外。 

        “于是战争开始了。” 

        艾希达轻轻站起来,左手的能量球依然在转动。 

        “然而,大概也是因为偶然吧。” 

        “我们输了。” 

        艾希达落寞地低下头,举起右手,看也不看半空中的泰尔斯,狠狠一握。 

        轰! 

        泰尔斯的全身关节开始啪啪作响,耳膜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碾过一样,全身的血液激荡起来! 

        这就是“谈笑杀人”? 

        我要被捏死了么? 

        泰尔斯无望地想着,他的脑子此时已经不清楚了。 

        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他额头上被艾希达封好的伤口,猛然又迸发出鲜血。 

        这就是魔能师么? 

        感觉跟异能没什么两样啊? 

        泰尔斯在临死前,余光看见艾希达的左手,那里,一个蓝色光球不断旋转,内里仿佛转动着无限的风暴。 

        他突然感觉到,胸前被银币烫伤的伤口开始灼痛,浑身上下的肌肉,仿佛开始燃烧。 

        越来越烫。 

        越来越烧。 

        “所以啊,我们魔能师,还有魔能,都成为了禁忌。” 

        艾希达说出最后一句话,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他的最后一句话,理应伴随着目标的死亡才对。 

        是我的控制力下降了?魔能师没有多想,只是面无表情地再次合紧右手。 

        但是此刻的泰尔斯,却在如同燃烧一般的错觉中,感到了一丝快意,被空气挤压的痛苦好像也消减了一些。 

        他发现自己又能说话了。 

        泰尔斯艰难地张开口,看向艾希达手中那个能量球。 

        最讨厌, 

        拿着一个球装逼的, 

        家伙了。 

        “去你的,魔能。” 

        泰尔斯听见自己这么说。 

        然后,一股热力从他的体内传出。 

        艾希达的眼中露出惊奇。 

        黑暗的棋牌室里,突然布满了不知何处而来的红光。 

        艾希达震惊地四处张望,但随即,他发现了红光的源头,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那里,那枚蓝色的能量球里,一丝红色的光芒露出。 

        开始侵蚀里面蓝色的风暴! 

        一丝。 

        一点。 

        一线。 

        一面。 

        红光蔓延开来。 

        直到侵蚀掉整个能量球。 

        “不!这是——这是——”艾希达喃喃着,仿佛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美景。 

        艾希达手上的半透明能量球,突然停止了转动。 

        然后,变成红色的能量球就消失在他的左手中。 

        气之魔能师猛地抬起头,看向半空中的泰尔斯。 

        那里,泰尔斯的右手前,红色的能量球静静悬浮着。 

        艾希达的眼中出现了兴奋。 

        “你是——” 

        然而,还没等魔能师说完,对泰尔斯而言,世界仿佛就此破碎了。 

        “轰!” 

        能量球猛地炸开! 

        无形的能量从里面传导出来! 

        如果说,棋牌室的地窖像一个气球,现在,就好像那颗气球被从里面吹破! 

        门窗、玻璃、棋盘、蜡烛,所有一切瞬间被炸飞,然后粉碎! 

        房子从横梁到立柱,猛地爆炸开来! 

        “轰隆!” 

        艾希达也像是被一股巨力重重锤了一下,往后击飞!撞破墙面! 

        泰尔斯也被巨力推飞,狠狠撞在天花板上,但天花板、墙面随即也被炸裂! 

        但那股束缚、挤压他的力量,已经消失了。 

        跟他的意识一样。 

        —————————————————— 

        一处街道。 

        “轰隆!” 

        莫里斯放下两个被他的异能窒息而死的血瓶帮众,惊奇地听着耳边的爆炸声。 

        这个爆炸的程度… 

        至少也是“极境”的战斗! 

        难道是琴察,琴察他碰见了气之魔能师吗? 

        他身边的精锐们也惊疑不定。 

        “老大!” 

        杀手莱约克满身是血,飞速地从远处掠来,面色喜忧参半,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空气墙——” 

        “空气墙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