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6章 约德尔·加图,为您效劳

发布时间: 2019-05-25 19:05:54 作者: 无主之剑

极致的速度中,娅拉的身形和古拉顿同时射向科恩! 

        如果说科恩是一个点,那娅拉和古拉顿两人冲来的方向,便恰好以科恩为顶点,画出一个直角。 

        科恩与古拉顿面对面,而娅拉则向着科恩的右侧,古拉顿的左侧冲来。 

        科恩甫始还愣了一下,但娅拉下一刻,就朝着气势汹汹的古拉顿,射出右手的狼腿刀! 

        古拉顿不满地低吼一声,赤红色的剑意依然不管不顾地刺向科恩! 

        不见敌血,誓不罢休。 

        哪怕飞驰的狼腿刀从左侧面,射向红黑剑手的胸腹。 

        娅拉的右手空了出来,却其势不减地朝着科恩奔来。 

        正准备出剑迎向古拉顿的科恩,看清了娅拉护目镜后的眼神。 

        警戒官瞬间明白了娅拉的意图。 

        科恩感受了一下自己沉重的伤势,没有想太多。 

        他知道,自己肯定挡不住古拉顿的这一剑。 

        那就干脆不守了。 

        科恩眼神清澈,无视眼前越来越近的青色长剑,果断将银白色的佩剑换到左手,反手持握,放弃了防守剑式,专心等待着女酒保的到来! 

        下一刻,古拉顿的剑锋到达科恩的胸腹前! 

        娅拉在空中的狼腿刀也划过古拉顿的左胸部! 

        青色长剑正面刺进了科恩的腹部,但因为飞驰的狼腿刀,这一剑刺得略偏,避开了重要器官。 

        科恩痛哼一声,看着眼前红黑剑手凌厉的眼神,但他仍然顽强地转过头,看向右侧的女酒保! 

        古拉顿则冷哼一声,瞬间抽剑,做好了娅拉从左侧来袭的准备。 

        但娅拉只是冷冷地瞥了古拉顿一眼,便从科恩的右手边脚步轻转,绕开古拉顿,奔向科恩的背后。 

        她没有选择顺势袭击古拉顿的左侧胸腹,她知道,古拉顿已经准备好反击她从左侧而来的进攻。 

        娅拉的背后,罗尔夫挟着风声袭来。 

        她知道,机会只有一次。 

        下一步,要靠科恩的反应。 

        只见警戒官强忍着胸腹的痛楚,左手的佩剑轰然而落,全力插进脚下的大地! 

        将自己死死固定在原地。 

        古拉顿神情冷漠,已经用长剑护住左侧要害,随时准备反击娅拉的速袭。 

        然而,警戒官咬着牙,右手猛然后摆,在半空中奔驰的娅拉,被他一把扣住了右手! 

        就像接力赛跑交棒一样。 

        “啊!” 

        科恩怒吼着,全身上下仅余的终结之力,汇聚成蓝光点点,蔓延上他的右臂。 

        然后将背后的娅拉,狠命回拽! 

        随着警戒官的拄剑回拉,娅拉的冲势顿时一窒! 

        下一刻,轻盈的娅拉,像链锤一样,在瞬间被科恩荡到了警戒官的左上方! 

        也就是古拉顿的右上方! 

        红黑剑手的脸上爆发出震惊。 

        但他已经布在左侧的剑,根本来不及回撤。 

        娅拉像情人一样紧握着科恩的手,但左手的狼腿刀,居高临下,冷厉的刀锋劈斩而下! 

        刀锋从古拉顿的右肩往下,生生撕开他的右胸。 

        “噗嗤!”这是古拉顿胸腹被斩开的声音。 

        “咯啦!”这是科恩的右臂脱臼的声音。 

        兔起鹘落间,红黑色的可怕剑手,被科恩和娅拉陌生又默契的合作,生生斩杀! 

        此时,罗尔夫的风声才袭到科恩的身侧! 

        古拉顿张开嘴,不可思议地吐出一口血。 

        然后他解脱一般地笑了一下,瞬间倒下。 

        随风之鬼见到了古拉顿的下场。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气之魔能师身边的那个可怕的超阶剑手,前一刻还占尽上风,下一刻就被轻易斩杀!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震惊了。 

        因为科恩怒吼着,脚底一踩,左手拔出地上的佩剑,不顾脱臼的右手,想要转身向他冲来! 

        剑光闪烁。 

        罗尔夫轻笑一声,这种速度,怎么可能拦截得到随风之鬼。 

        即使在高速对冲中,我也是能随时变向——什么? 

        罗尔夫惊奇地看到,科恩身侧的娅拉,蹲下身子,瞬间发力,狠狠地撞进科恩的怀里! 

        警戒官在痛苦的闷哼声中实现了转身,但他向罗尔夫冲来的速度,立刻提升了一倍不止! 

        可恶! 

        这种速度,我根本就不可能—— 

        罗尔夫怒号着,全力发动异能! 

        狂风呼啸间,罗尔夫袖剑齐出,堪堪架住了警戒官的致命一剑。 

        但是,警戒官的长剑像是有生命一样,一绞一刺,死死压制住罗尔夫。 

        剑锁。 

        终结剑士的招牌剑式之一,专用于锁敌兵刃。 

        罗尔夫随即绝望地看见,科恩怀里的娅拉,脸色冷峻地露出头来。 

        在他无法挣脱科恩长剑的时刻,女酒保伸出右手,轻松愉快地捏碎了他的喉咙。 

        两人一尸,同时倒在地上。 

        科恩狼狈地吐着血,胸腹的剧痛和右臂的脱臼,让他无力起身。 

        “你——你是谁?” 

        警戒官有气无力地问着怀里的女孩。 

        强弩之末的娅拉,则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疲惫地躺在警戒官宽厚的怀里,微微颤抖,但仍露出解脱的笑容。 

        “关你屁事。” 

        年轻的女酒保笑着回答,只觉眼睛有些酸楚。 

        小鬼,你应该能跑掉吧。 

        轰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沉闷的爆炸声。 

        ——————————————————— 

        “葺仁,做研究都需要热情,不能怠惰,学术是一辈子的兴趣和用心。” 

        “到最后,到我这个年纪,你就会发现,自己变得跟人群格格不入,变得孤僻、冷漠、难以动心。你就会发现,真正支撑你走到最后的,不是虚荣,不是成绩,不是满足,而是早初时,最纯粹的那一点执着。” 

        “所以你要理解陈教授的偏执和疯狂——那大概,是他一辈子仅剩的执着了。” 

        泰尔斯摇摇头,把又一片记忆收回脑中,将自己从废墟里拔出来。 

        当穿越者从废墟中,满身是血地爬出来的时候,他一抬头,就看见了神色复杂的艾希达,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气之魔能师的衣物和长发依旧亮丽如新,就像从来没有经受过爆炸一样。 

        疯子,偏执狂。 

        泰尔斯腹诽了一句,疲惫至极的他已经无力再反抗。 

        他干脆一个翻身躺在废墟里。 

        他有点厌倦了这个毫无法度,力量为尊的世界。 

        “你——魔能师,爱怎样,就怎样吧。” 

        穿越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道。 

        一言不合就杀人的疯子。 

        难怪魔能师输掉了战争。 

        艾希达默默地看着地上的泰尔斯,眼神古怪。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诡异地轻笑起来:“哈哈哈,这也是偶然么。” 

        只见这个诡异的魔能师轻轻一挥右手,泰尔斯便被空气托举起来。 

        但艾希达没有再下杀手。 

        他再一挥手,泰尔斯身周的气压同时开始流动,瞬间止住了穿越者所有的伤口流血。 

        泰尔斯被魔能师托立起来,双足落地。 

        但穿越者依然面色不善地望着蓝衣的魔能师——他已经不再对,与艾希达理性沟通,抱持任何的希望。 

        “孩子,你刚刚用某种力量,打破了我的魔能屏障——那些你们称之为‘空气墙‘的东西。”艾希达轻声说道,语气里蕴藏着某种兴奋感。 

        “只有同为‘极境’的高手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你却——还有,你体内的那股力量,能干扰并影响我的魔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连什么是‘极境’都不知道,”泰尔斯有气无力地答道,“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想跟一个刚刚准备杀掉我的疯子说。” 

        艾希达收起笑容,眼神深邃地望向他 

        “看来你不知道自己的本质,孩子。” 

        “不过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次失控,我们都是从懵懂之中起步的。” 

        谁来把这个疯子——嗯? 

        泰尔斯平复了一下情绪,思索了一下艾希达话里的意义。 

        随即,他惊疑地抬头,望向刚刚还要杀他的魔能师。 

        “第一次失控?” 

        “我们?” 

        艾希达看着这个孩子,眼中放射出狂热。 

        “对,我们——魔能师们。” 

        看着魔能师眼中的热切,泰尔斯突然开始无来由地恐惧。 

        他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惊惧地摇摇头。 

        但魔能师紧逼着踏前一步,语气里布满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热切和疯狂: 

        “对,孩子。你刚刚说得对,你未来的价值,绝对值得我放过——不,值得我竭尽全力来引导你!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自从被那两个婊-子背叛,输了终结之战后,我们就越来越少了!” 

        艾希达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好像生怕一松手,泰尔斯就会跑掉一样。 

        “不。” 

        泰尔斯喃喃道,后退一步,但是艾希达的手依然死死抓着他不放。 

        这种精神不正常,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这种世界上人人喊打的禁忌存在。 

        开什么玩笑!谁来把这个疯子带走吧。 

        埃罗尔世界仿佛听见了他的祈祷。 

        “你可以说‘不’,但你无法拒绝,这只是第一次失控,而每一个——呃!” 

        兀自言语不休的艾希达,突然神色一滞。 

        只见,艾希达的胸口处,突然戳出了一截光滑的剑刃。 

        艾希达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胸前的剑刃,放开了泰尔斯。 

        泰尔斯也吓了一跳,他往后连退几步,绊了一处木板,摔在地上。 

        但泰尔斯没有从魔能师的眼中看见恐惧、惊惶、慌乱等情绪。 

        仿佛他刚刚不是被人从背后刺了一剑,而是被蚊子叮了一口,在惊疑着“怎么会有蚊子”。 

        那个样子,就好像他甚至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一样。 

        明明是被戳穿了心脏啊——泰尔斯惊恐地想道。 

        艾希达奇怪地盯着胸前的剑刃。 

        “不可能。”艾希达皱着眉头,抬起头仔细地思索着,对着他身后的人道: 

        “就算你是极境高手,也不可能不呼吸,移动时不可能不带动空气,体内不可能没有气压,只要有呼吸,有空气流动,有气压变化,就不可能逃脱我的监控!” 

        “你来了红坊街多久了?你是怎么瞒过气之魔能的?” 

        “不,你也无法突破空气墙,否则刚刚在屋里你就会出手,对不对?” 

        “告诉我。” 

        没有回答。 

        艾希达神情阴戾地转过身,不顾剑刃还插在他的后背,对着他身后的偷袭者冷冷道: 

        “告诉我。” 

        这一次,泰尔斯看清楚了,艾希达背后的那个偷袭者。 

        偷袭者静静地站着,穿着一袭连帽黑衣,从手套到靴子都是黑色的。 

        更诡异的是,偷袭者脸上带着一个暗紫色的面具,而这个面具只有眼睛的部位装着两块暗色的镜片。 

        他一动不动。 

        仿佛一个鬼魂。 

        那一瞬间,愤怒掠过艾希达由魔能组成的思绪。 

        愤怒,这种属于人类的情绪,毕竟已经离开他很久了。 

        所以他体内的魔能涌动,很快帮助他回复了冷静和理性。 

        “我想你肯定很耐心。”艾希达低声道。 

        “才等到我魔能不稳,感知下降的机会,来偷袭我?” 

        “很好,你做到了,偷袭一个魔能师。”艾希达毫不在意胸口的剑刃,而是死死盯着戴着奇怪面具的偷袭者。 

        “所以,你是谁?” 

        “是专门来对付我的?” 

        “是哪一个家族的人?” 

        连续好几个问题,戴面具的怪人还是一动不动。 

        艾希达皱了皱眉头,问出那几个问题之后,他完全居然感知不到怪人体内的气压流动,难道他既不惊讶,也不得意,对这些问题什么反应都没有? 

        过去百试不爽,如读心术般的气之感知,居然失效了? 

        只能来硬的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 

        艾希达走近了一步,轻轻举起左手,眼中仿佛没有感情和思绪。 

        随着他手指一动,空气也开始流动,面具怪人周围的空间开始被空气所挤压。 

        不能波及出红坊街以外——艾希达心想,否则,王国之怒和黑剑提前发现并赶来,今天的行动就失去意义了。 

        先调动一小部分魔能好了,只需要把眼前这个面具解决。 

        这一次,戴面具的怪人开口了: 

        “不,魔能师无法被杀死。” 

        他的声音穿透了面具,隐隐传来。 

        “原来你不是哑巴或聋子。”艾希达看着面具上的两个镜片,但他除了镜片后复杂的机械齿轮,却什么也没看到。 

        泰尔斯却差点惊呼出声。 

        因为这个怪人的声音,是一把嘶哑难辨的嗓音。 

        是在娅拉和罗尔夫大战时,那把让他“低头”的嗓音。 

        面具怪人轻轻迈步,越过艾希达。 

        仿佛身周可怕的气压都无法阻挡他半步! 

        在气之魔能师惊疑不定的目光下,面具怪人瞬间伸手一摆,只见短剑已经从艾希达的背部消失,出现在他的手上! 

        那是一把交叉剑镡的光滑短剑,色调偏暗。 

        艾希达眉头阴沉不定,他却出奇地没有反抗的举动,只是冷冷地看着不速之客,计较考量着眼前的局势。 

        他在倚仗什么?根据昨天更新的情报,裁决枪在西部前线,星辰之杖在王宫里,无上剑盾还处于封印中,其他永星城现有的反魔武装,都不足以封印一个极境之上的魔能师。 

        这个面具,他为何如此平静? 

        泰尔斯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具把艾希达背后的短剑抽走——艾希达的胸膛,本应流出鲜血的伤口里,竟然放射出微微的蓝光。 

        然后蓝光化为他的衣服,亮丽如新,就像他从来没有被一把短剑刺穿过胸口一样。 

        魔能师——泰尔斯开始相信艾希达之前的疯言疯语了——魔能师到底是什么怪物? 

        可泰尔斯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个问题,就被一个身影笼罩住了。 

        面具怪人走到泰尔斯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瘦小的男孩抱进怀里。 

        泰尔斯正要挣扎,却被面具怪人轻轻地按住了后颈,穿越者只觉得浑身的力气慢慢消失,软倒在他怀里。 

        恍惚中,泰尔斯的余光瞅见艾希达的双手举起。 

        “喂,小心他的——”男孩想要说话,却被面具怪人一把捂住了嘴。 

        但艾希达还在身后,他已经不准备再观察了。 

        这个男孩太重要。 

        “你既然知道魔能师杀不死,为何还要出手?”艾希达魔能涌动,将周围五十米的空气全部调动起来。

        “你不可能是‘真界’级别,但至少也应该是‘极境’里最巅峰的高手。” 

        “甚至有着能瞒过魔能的手段?” 

        艾希达眼神不善地挥动了一下双手,泰尔斯顿时感到周围的气压不一样了。 

        气之魔能师要动手了。 

        “但无论你是谁——” 

        然而,艾希达的话,被他自己惶恐的发现打断了。 

        “这!这是什么!” 

        随之打断的,还有周围的气压。 

        泰尔斯抬起头,越过面具怪人的肩膀,看见艾希达的眼中都是惊恐。 

        魔能师颤抖着退后一步,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被面具怪人戳破的洞里,此刻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那是泰尔斯第一次,在魔能师眼中看见惊恐。 

        面具怪人低头靠近泰尔斯,嘶哑的嗓音在他耳边回荡:“魔能师无法被杀死,但魔能师并非无敌。” 

        不知为何,泰尔斯突然安下心来。 

        他潜意识里觉得,眼前这个怪人,要比背后那个疯子,安全得多。 

        艾希达此刻已经是惊慌地捂着自己的胸口! 

        仿佛那股紫色的光芒,就要从他胸口爆炸。 

        他猛地抬起头,看向面具怪人,语气里恐惧和恨意俱存! 

        “这是——皇国的——传奇反魔武装!” 

        面具怪人伸手捂住了泰尔斯的双眼。 

        “那两个婊-子——” 

        泰尔斯没能听见气急败坏的艾希达剩下的话。 

        因为在艾希达不忿地咬着牙,化成上百束光芒,爆射出无限能量的下一个瞬间,泰尔斯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切声音和光线都消失在他的感官里。 

        泰尔斯知道,他已经远离了红坊街。 

        这一夜,终于要结束了。 

        —————————————————— 

        娅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扛在一个敦实的肩膀上。 

        两侧的街道在缓缓后退。 

        她醒悟到自己的处境后,便急急地拍打着这个熟悉的人: 

        “喂喂!艾德蒙!放我下来!我还要回去——” 

        胖胖的厨子只是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放你回去找那个小白脸情人?还是个青皮?大姐要是知道了——嘿嘿——” 

        娅拉脸上一红:“那个青皮不是我的情人!” 

        “我明明看到你躺在他怀里,那一脸的幸福啊——” 

        “你就没注意我们周围的环境吗,喂!” 

        “有啊!夜黑风高,夜深人静,花前月下,无人知晓,幽会——” 

        “你重点搞错了啊胖子!” 

        “错没错,以后就知道了——” 

        “欸,我不跟你废话了我还要去找个人——” 

        “都这幅样子了,不用指望我放你回去,“ 

        “死胖子!破厨子!放我下来,我要挑战你!” 

        “就凭你?你也就是在‘凡级’里比较出色而已,到了‘超阶’再来跟我说这话吧。” 

        “欸,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人要去找啊——” 

        “别说是一个青皮,就算你要找的是王子也没用!” 

        “死胖子,又拿这件事刺我!哎呦喂,你就放我下来嘛,好不好嘛,艾德蒙舅舅——” 

        “都二十多岁了还撒娇?还以为自己是少女?羞不羞啊。” 

        “哪里,舅舅你都四十多岁了,不也是年轻得跟三岁小孩一样嘛?” 

        “哼,我心态年轻——咦?这句话哪里不太对头啊?” 

        —————————————————— 

        于此同时,远处街道的另一边,科恩被人用巴掌拍醒过来。 

        懵懂中的他,发现眼前居然是他的顶头上司,洛比克·迪拉警戒厅长! 

        只是厅长此刻正脸色不渝地,给他严重的伤口上着疗药,见他醒过来,便怒气满满地开口道: 

        “英雄,醒了?逛了一晚上,除掉兄弟会和血瓶帮没有啊?” 

        “我——”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公然违令,孤胆英雄!是不是很得意啊?” 

        “但——” 

        “但是什么!要不是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毙了!还会在看到剑芒之后,好心过来找你?”

        “可——” 

        “可是什么!有你这样的下属我真是倒了天大的霉了!你以为自己是冥夜神殿的话剧男主角呢,然后刚刚那个是女主角是吧?” 

        “她——” 

        “别提那个女孩!要是你老爹知道你半夜三更来红坊街找女人——” 

        “不——” 

        “你还有脸说!连莱雅会所的红牌,莉莉安小姐都来报案,说你半夜去拜访她的卧室啊喂!” 

        “这——” 

        “巡逻队长、二级警戒官,公然违令,半夜寻欢!我告诉你,回去你就准备停职吧!” 

        “唉——” 

        就在此时,红坊街的中心,再次传来第二声巨响! 

        “轰!!!” 

        整个永星城都听见了这声可怕的爆炸! 

        “轰隆!” 

        这一次,空气爆炸的冲击波直冲云霄! 

        被爆炸弹起的高温尘土,猛地从远处袭来! 

        洛比克厅长和垂头丧气的科恩都震惊地看着红坊街中心的方向! 

        “这——糟糕,”厅长喃喃道,“刚刚批下来的城建经费啊——” 

        “厅长你搞错重点了吧!” 

        “不管钱不当家的人,你闭嘴!” 

        街道的另一边,厨子艾德蒙和他肩膀上的娅拉都吃惊地看着爆炸的余波。 

        “小娅拉啊,”艾德蒙喃喃道:“幸好咱们跑得快,离得远。” 

        “这是重点吗?” 

        “大姐不是说了嘛,安全第一啊。” 

        “你——果然是我三岁的舅舅啊!” 

        “诶诶怎么说话呢你!” 

        ——————————————————— 

        当泰尔斯的双腿再次落到地面上的时候,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咳了起来。 

        浑身上下的伤口,似乎此刻才开始疼痛起来。 

        面具怪人则静立在一旁,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艾希达——那个魔能师死了吗?” 

        “没有,”嘶哑的嗓音回答:“但他至少十几年内,都不会再出现了。” 

        泰尔斯起初心中一紧,随即放下心来。 

        魔能师的疯狂、异常以及诡异,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 

        十几年,足够自己想出对策了。 

        泰尔斯突然抬起头,想起了什么: 

        “我还有个同伴,她保护我时——” 

        “她没事,”嘶哑的嗓音像是知道他的心意,立刻回答:“正在回下城区的路上。” 

        泰尔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但他随即想起极为关键的一点。 

        “你——这位先生,”有了先前接触魔能师的不良案底,泰尔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谁?” 

        泰尔斯本来并不奢求一个戴着面具,藏头露尾的人会友好地回答他。 

        但下一幕,差点让他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只见这个戴着面具,前一刻还杀气腾腾的怪人,突然间工整地退后一步,右手抚上左胸,左臂摆到腰后,单膝下跪低头,恭敬而严肃地回答道: 

        “吾名,约德尔·加图,为您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