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7章 黎明、血与灯火

发布时间: 2019-05-25 19:06:37 作者: 无主之剑

当第二声更巨大的爆炸,从红坊街的中心传来时,莫里斯和莱约克等人,已经在因指挥混乱而无法凝聚的血瓶帮众中杀出,远远看到跟小丑克斯周旋的琴察。 

        琴察身高将近两米,但同时却不显得瘦削,而是强健稳重。偏黑的肌肤、发黄的直发和冷峻的面容让他看上去颇有些严肃,但兄弟会的老人们都知道:“无冕之拳”琴察·迈伦,六大巨头之首,是会内除了三大杀手外,最靠得住的人——不,大多数时候,他比三大杀手还靠得住。 

        “你管这个叫异能?” 

        琴察冷冷地看着在屋顶上高来高去,不断从他那深不见底的空间口袋里射出飞刀的“飞刀小丑”克斯,轻蔑地道。 

        莫里斯、艾德利昂撒、莱约克,一个‘超阶’,两个‘凡级’里的好手,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血瓶帮的八位异能战士之一,蹲在屋顶的“飞刀小丑”克斯,脸色凝重地看着越来越多的兄弟会高手聚集,默默想道。 

        他手下血瓶帮的精锐们已经被屠戮一空。 

        还有琴察这个接近“极境”的家伙。 

        而血瓶帮的增援不见踪影,宋、鲁贝这两个“超阶”,还有罗尔夫,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索洛在十分钟前就失去了联络,廷克那个懦夫隐藏在暗中,多半是在观望,至于怒美诺,他才是负责琴察的家伙,既然琴察完好无损,那他大概已经在狱河旁,见到摆渡人了吧。 

        更糟糕的是,随着那场爆炸,空气墙消失,但气之魔能师的指令,迟迟没有从耳边传来。 

        克斯的考虑没有持续太久。 

        只见琴察的身后,兄弟会的十三大将之一,北地人“钢锥”艾德利昂萨咬着牙,把琴察刚刚猎杀到的,来自东大陆的超阶异能战士,傀儡师,外号“乱神兵”的夙夜国人——宋的头颅,随意地丢在地上。 

        小丑沉吟了一会,从自己的异能空间里,摸出两把飞刀,将一根氧气管(为了防备莫里斯的异能)咬进嘴里,同时下定决心,马上离开。 

        这种情形下,就是气之魔能师也不能指责他的选择。 

        但克斯在下一刻,就惊讶地看见琴察的拳头,朝着他的面上轰来。 

        琴察的速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 

        但他跟着就看见了琴察背后,一个肥胖的身影,那是紧紧咬着牙,发动异能的莫里斯。 

        他没有抽空我周围的空气,小丑惊愕而绝望地想,而是——抽空了琴察周围的空气? 

        当第一次爆炸,空气墙消失,莫里斯就知道今晚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而当远处第二次惊人的爆炸响起时,莫里斯则反应过来:反击的机会到了。 

        他不声不响,果断抽空琴察与克斯之间路径的空气。 

        琴察感觉到周围的变化,这个和他有多年默契的拳手,瞬间闭气出击,在无视空气阻力的情形下,以超越平时数倍的速度,一拳轰出! 

        战斗没有持续多久。 

        当琴察毫不费力地捏住克斯的两把飞刀,并用不间断、不减速、不落空的可怕铁拳,轰破他赖以为生的异能空间(小丑靠着这个异能空间挡下远程进攻,并早有准备地储存好氧气和飞刀,让莫里斯一直拿他没办法)时,莱约克已经默默落在他的背后。 

        使用过异能的莫里斯弯下腰,扶着膝盖喘气,肥胖的肉在脸上抖动。他没有再看已经确定会变成死人的小丑,而是转向琴察道:“第二次——第二次爆炸是从红坊街深处传来的,一定有我们——我们不知道的意外发生了。” 

        “但无论如何,空气墙失效,气之魔能师肯定——肯定出事了!而我们已经撤得足够远,人手也聚集——聚集得差不多了。”莫里斯平复了呼吸,老辣地判断道:“宋和克斯都折损在这里,若是用来引我们上钩的饵料,那这饵料的香甜,也足够我们拼一把了!” 

        莱约克不顾克斯的求饶声,冷酷地割开他满是油彩的颈部后,也点点头:“道路通畅后,有前方的回报,发现了‘随风之鬼’罗尔夫的尸体,后方兰瑟大人则发来斯宾和多尔诺死亡的情报,加上克斯,对方在永星城里能用上的战力已经折损大半了。” 

        对此,琴察放下冒烟的拳头,他的回复很简短: 

        “那就打回去!” 

        于是,红坊街的黎明,是用血色来迎接的。 

        当纳尔·里克作为兰瑟指定的后勤指挥者,在下城区与红坊街的交界处,看见莫里斯和琴察浴血归来的场景时,天色已经快亮了。 

        莫里斯拍拍他的肩膀,吐出一口气,笑道:“虽然过程有些起伏,但是——” 

        “——红坊街是我们的了。” 

        “早有预料,理所应当。”里克微笑答话,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回报废屋的乞儿出逃以及奎德死亡事件。

        至少那个鬼魂不会再来了。 

        里克想道,眼神越过人群,看向远处一个神秘斗篷里的身影。 

        而且,有着兰瑟大人的承诺,我不会被贬得太惨。 

        “静谧杀手”莱约克则看也不看里克一眼,越过他,也不顾满脸的血污,把里克身后迎面而来的“花心”贝利西亚抱了个满怀。 

        “你还没死啊?”贝利西亚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样子,咳咳笑道。 

        “除了你,谁能让我死?”莱约克狞笑道,狠狠吻住女人的嘴。 

        “谁看见艾德蒙了!”琴察的声音从人群里传来,“没有他,我可没法那么容易拿下‘乱神兵’!” 

        “死厨子,”琴察看见没人回应,只得狠狠地骂了一句,“一到喝酒的时候就跑!” 

        埃罗尔世界,终结历1372年11月16日凌晨,西大陆第二大王国,星辰王国的地下世界两大霸主,在红坊街爆发了血腥残酷的“一夜战争”。 

        这是场不对称的战斗,黑街兄弟会从一开始,就迈入了血瓶帮的埋伏和陷阱,但血战的结果却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是役,黑街兄弟会死亡214人,伤367人。十三大将中,参战者9人,折损7人,莫里斯和琴察两大巨头则血战至最后,安然存活。 

        而“黑帮贵族”血瓶帮,则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溃败,死亡445人,伤290人,十二至强者参战10人,战死8人,八大异能战士参战的4人全部战死。甚至有传言,指挥行动的气之魔能师亦去向不明。 

        此夜,红坊街中心的爆炸几乎震醒了每个永星城的王都居民。红坊街的无辜平民,受波及者1729人,其中275人在爆炸中死亡,438人受伤,1016人无家可归。 

        红坊街,特别是中心街区亦损毁严重,这件事甚至被王都总守备官在第二天的御前会议上提及,议程安排仅次于《边郡开拓免税案》的讨论以及如何接待埃克斯特王国使节事宜。最终,御前会议责令西城警戒厅迅速行动,“平息民间矛盾、制止民间私斗”。 

        红坊街从此易手,标志着兄弟会的势力全面侵入西环区,星辰地下世界的势力天平,开始彻底倒向黑街兄弟会。 

        ——————————————————— 

        然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与此夜同时发生的,还有一件扭转星辰王国未来命运的大事。 

        泰尔斯难堪地被约德尔——面具怪人,面具怪人,面具怪人,泰尔斯总是在心底连念三遍——抱在怀里,以极限般的速度,掠过他完全不认识的城区。 

        泰尔斯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你再说一遍,来找我干什么?”看着远处蒙蒙亮的天色,穿越者痛苦地问道。 

        “带您与您的父亲重聚。”约德尔恭敬地道,矮下身子,在一条河的水面上一点,带起一圈涟漪,穿过一个桥洞。 

        泰尔斯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又是哪位?” 

        “您父亲的秘密护卫。”约德尔恭敬地道,越过一座高高的哨塔。这么大的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掠过,而哨塔里的那个卫兵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逃跑的乞儿!” 

        “绝对没有,这是神的旨意。”约德尔恭敬地道,踏上一块金铺招牌,用铁链吊着的招牌甚至连晃都不晃一下。 

        泰尔斯觉得自己要疯了。 

        “我父亲到底是谁!” 

        “一位我极其尊敬的大人。”约德尔恭敬地道,闪过一只正在捕食飞燕的白雕,那速度把飞燕和白雕都吓了一跳。 

        泰尔斯彻底绝望了。 

        这种完全不透露一点关键信息又让人觉得“哇塞好礼貌,不好意思再难为他”的辞令到底是要闹哪样啊喂! 

        泰尔斯放弃了。 

        等他们发现自己搞错了,泰尔斯默默道——应该不会杀了我灭口吧? 

        穿越者偏过头,等着看日出,同时百无聊赖地问: 

        “约德尔。” 

        “是。” 

        “你不会是搞外交出身的吧。” 

        “不是。” 

        “那真是可惜了,你真挺适合的。” 

        “感谢您的认可。” 

        约德尔恭敬地道,翻过一道高墙,如蜘蛛般无声无息地在一条两侧都是精美花坛的大道前落地。 

        然后,出乎泰尔斯的预料,约德尔这就停下来了。 

        他们的眼前,停着一辆朴实但厚重的马车。 

        马车前,一位灰白色头发的中年人提着一盏灯,缓步向着他们走来。 

        约德尔轻轻地把泰尔斯放下。 

        穿越者落到地上,突然扭头看了一下约德尔,感觉他有些——嗯,不开森? 

        中年人走近了,借着他手上那盏灯的光亮,泰尔斯不禁注意到,他的身上都是素净无华,但古朴厚重的衣饰。 

        中年人有一个宽阔的下巴,让他显得亲切,唇上是护理地整整齐齐的短须,表露出恭敬,但两颧高耸,看着有些严厉,鼻梁稍软,又似乎很温和。 

        这大约是个很复杂的人,泰尔斯默默道。 

        他抬起右手——上面是黑色的手套——将自己的圆筒礼帽抬了一下,微微一躬。 

        “晨安。”不同于约德尔的嘶哑和静穆,这把嗓音听上去踏实而让人安心。 

        这是个贵族,大贵族——泰尔斯下了结论。 

        难道他就是? 

        但身后约德尔的一句话让他收回了这个想法。 

        只听带着面具的男人语气平静,但语意不逊地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 

        中年的贵族轻轻点头,微笑了一下,丝毫不以为忤地回答:“为了万无一失。” 

        “他不相信我?”连泰尔斯都听出来约德尔的不满了。 

        “他很相信你,甚至愿意将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你,”中年贵族缓缓地道出下一句话: 

        “但我不相信你,而你知道为什么!” 

        泰尔斯仿佛感觉到有一股流动的闪电,在约德尔和中年贵族之间流过! 

        约德尔沉默了一刻,出乎意料地没有再答话。 

        中年贵族没有再看约德尔,而是缓缓蹲下来,脸上泛出适中的笑容。 

        “孩子,”他对泰尔斯说,“我知道你一路来辛苦了。” 

        中年贵族看着泰尔斯身上的伤痕和流血,抽出右手的手套,伸出手抚摸着他的伤口,每摸过一处,眉头就是微微一蹙。 

        “很抱歉,但请相信我,孩子,再有一道程序之后,你的不幸就到此为止了。” 

        有些不习惯的泰尔斯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中年贵族放下手中的灯,抓住了穿越者的右手。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精致的带鞘匕首! 

        泰尔斯想要本能地往后缩,右手却被中年贵族牢牢抓住! 

        “你想要做什——”泰尔斯着急地问,中年贵族只是坚定地望着他,不放开他的手,同时缓缓抽出匕首。 

        “啪!” 

        是约德尔。 

        他弯下腰来,伸手死死按住了中年贵族的肩膀! 

        隔着面具,看不清约德尔的面容,但泰尔斯却无来由地很感激这个“父亲的秘密护卫”。 

        无他,他今夜已经见过太多的鲜血和刀锋了。 

        “约德尔!”中年贵族似乎很不满意,他抬起头,蹙着眉头低声、但是不容置疑地道: 

        “你知道这是必须的!” 

        泰尔斯抬头看向约德尔,心里有些许的慌张,虽然他隐约知道,中年贵族并非要做对他有害的事情。 

        “那就用他自己的匕首!”约德尔冷冷道。 

        中年贵族凝视着约德尔,那一刻,他的眼神里似乎聚满了冰霜。 

        良久,中年贵族妥协了,他点点头,把怀里的匕首塞了回去。 

        约德尔这才放开中年贵族的肩膀。 

        “别慌,孩子,”中年贵族把视线转移回泰尔斯的身上,语气重回温和,“只是取一点血样。” 

        泰尔斯看着他。 

        中年贵族的眼神很温和,但也很坚决。 

        于是穿越者点点头。 

        等待自己的命运。 

        中年贵族伸手将泰尔斯腿上,用布包裹着的无鞘JC匕首取下,抽出,在灯上烫了一下。 

        然后,泰尔斯没怎么感觉到疼痛,中年贵族就用JC在他的右手中指上挑出了一滴血。 

        这是要干什么?以这个世界的科技程度,还能做DNA检验吗? 

        万一验出来我的正身怎么办? 

        在泰尔斯好奇而忐忑的目光下,那滴血却被中年贵族,轻轻滴落在地上。 

        下一刻,泰尔斯就感受到了那阵熟悉的烧灼感,从心口,从血管,从肌肉,从全身上下涌来! 

        “啊!”他不禁叫出声来。 

        但中年贵族的眼神却没有在他的身上。 

        泰尔斯转过头,跟着中年贵族激动的眼神,看向旁边那盏被他放下的灯。 

        “哗!” 

        只见原本平静的灯火,此刻急促、爆裂地燃烧着!火焰越来越大,焰心从橙黄变得鲜血般赤红! 

        火焰向着他的方向歪斜。 

        泰尔斯突然明白了什么。 

        滴落到地上的鲜血。 

        变红、变大的灯火焰心。 

        泰尔斯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恐惧,他求助一般,转头看向约德尔。 

        只见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是一簇小小的火焰。 

        那是一个火种。 

        此刻,玻璃瓶里的焰心,如血赤红,焰心微歪。 

        泰尔斯转头看着地上灯,又看看约德尔手上的火种,再看看地上的血液,脸色发白。 

        火焰许久才回复正常。 

        “不可能…”他喃喃道。 

        “直到红坊街,我才确定是您。”约德尔嘶哑地道。 

        中年贵族似乎很是激动,他小心翼翼地收起手上的JC匕首,恭敬地道:“现在——” 

        但穿越者用行动打断了他。 

        泰尔斯一咬牙,左手猛地握上右手中指,把小小的伤口再用力挤出几滴血,落到地上! 

        “噗!” 

        地上的灯焰,再度变大,变得赤红。 

        “这是李希雅大主祭在十二年前布下的神术,只要你的鲜血滴落在王都的地上,血脉之灯就会从黑暗里燃起。”中年贵族颤抖着道。 

        泰尔斯突然懂了。 

        被奎德殴打那天,他的血滴落地面。 

        奎德屠杀乞儿那天,他的血滴落地面。 

        在空气墙里碰壁时,他的血滴落地面。 

        被艾希达用魔能谋杀时,他的血,也滴落地面。 

        泰尔斯无奈地叹出一口气。 

        他突然很想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