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8章 卷末 王国的血脉

发布时间: 2019-05-25 19:30:07 作者: 无主之剑

意外——泰尔斯低下头,心里有一股沉沉的无奈冒出——意外总是突然而至啊。 

        那一瞬,泰尔斯仿佛看到气之魔能师不辩真假的笑容,在大脑里浮现,对他说道:“看啊,这就是偶然。” 

        约德尔默默地把火种收回。 

        中年贵族平复了激动,他看着泰尔斯,温和地拍拍他的头。 

        “孩子,没事的。” 

        “我是基尔伯特·卡索,你可以相信我,就像你父亲相信我一样。” 

        “来,孩子,我带你回家。” 

        “去见你的父亲。” 

        泰尔斯缓了整整一分钟。 

        这期间,无论是约德尔还是基尔伯特,都耐心地等着他。 

        “我们走吧。”泰尔斯抬起头,眼里已经是平静。 

        基尔伯特点点头,眼里露出赞许,他站起身来,向着马车的方向伸手示意。 

        泰尔斯转过头,看向约德尔: 

        “约德尔,你也会跟着我,对吗?” 

        “当然,”约德尔嘶哑的嗓音响起,此刻听在泰尔斯的耳朵里,却极为安心:“请您先行,我就在您身旁。”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向马车。 

        “基尔伯特先生。” 

        “是,小先生,有何吩咐?”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外交事务,我的小先生。” 

        外交事务? 

        泰尔斯轻轻地回过头,在基尔伯特看不到的角度,对着身后的约德尔翻了个白眼。 

        泰尔斯转过头。 

        不知为何,他隐约觉得,约德尔好像在面具后笑了一下。 

        泰尔斯到了马车前,这是一辆朴实,但是一看就很名贵的马车,黑色车厢门上的玻璃,是用沥晶来装饰的。 

        两匹毛色纯黑的高头大马,安静地咬着嚼子,其中一匹亲昵地凑向基尔伯特。 

        看着高高的踏板,泰尔斯比量了一下自己七岁小孩的身高,有点犯愁。 

        但是还没等他转头,身边的基尔伯特就拉开车门,将他抱了进去,放在深红色的厢内沙发上。 

        “真抱歉,没有登车凳。”基尔伯特歉意地笑笑,关上车厢门。 

        “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泰尔斯一个人坐在宽阔的沙发上,沙发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虽然很舒服,可他却有些坐立不安。 

        车厢四角有夜光的涂料照明,他能勉强看清楚车里的装饰,只见车厢的后方,一个框在圆圈里的星星图案,牢牢地镶嵌在上面。 

        一、二、三、四、五…九,九个角的星星。 

        泰尔斯心里默默地想:这是一个九芒星。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马车就启动了。 

        泰尔斯爬到车窗前,天色蒙蒙亮,车窗外的景致还看不清楚。 

        于是泰尔斯又无聊地坐回沙发上。 

        “约德尔,你在吗?”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耳旁立刻传来回话: 

        “是。” 

        泰尔斯吓了一跳,支起身子东张西望,但车厢内外,除了驾车的基尔伯特,一个人影也没有。 

        算了,反正习惯了。 

        泰尔斯坐回沙发上,继续问道:“我们到哪儿了?” 

        “前方就是闵迪思厅。”嘶哑的声音再度传来。 

        闵——闵——闵狄——闵第四? 

        算了,反正自己也不认识。 

        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在废屋里为了生存而流血,在红坊街上为了逃命而受伤,而现在? 

        泰尔斯拍拍屁股下的沙发,不知道自己这一世的父亲是什么人。 

        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连魔能师这种不会死的诡异存在都遇过了,还有什么事能吓到我? 

        穿越者呼出一口气,觉得有些热,扯了下胸口破破烂烂的衣物。 

        不小心牵动了胸膛的伤口。 

        泰尔斯“嘶”了一声,看着胸口的烧伤。 

        被奎德烙出的伤口边缘,似乎隐约可见一圈反印的古体花纹字。 

        这是——王者不因血脉而尊——泰尔斯想起了那块银币上的字。 

        他突然一拍脑门。 

        闵迪思——闵迪思银币? 

        那不是,那不是星辰王国的一代贤王吗? 

        等等,闵迪思厅? 

        那岂不是,用国王的名字来命名的——太僭越了吧,有什么贵族有这样的权利吗? 

        马车突然停了。 

        泰尔斯还在混沌和懵懂中不知所措,就被基尔伯特恭敬地请下车。 

        车下,是一座精致的小花园,铺着硬实但不辨材质的地砖,花园正中是一坛精细的喷泉,泉水从一头仰天长啸的石龙口中喷出。 

        泰尔斯怔怔地转过头,看向花园的黑色大铁门,黑色铁门上似乎刻着浮雕,上面的场景泰尔斯一个也不认识,但铁门左右各立着一面大旗,迎风飘扬。 

        旗帜上,是白边蓝底的银十字双星:一大一小的两个银色十字星叠在一起,小十字星在大十字星的偏右下方。 

        泰尔斯认得它,西城门上,飘扬得最高的旗帜,也是这个图案。 

        白边蓝底,银十字双星。 

        星辰王国旗。 

        花园里的这两面旗帜,则在大银十字星的左下角,多绣了一颗金银相间的小九芒星,金角四个,银角五个。 

        那是马车后镌刻的图案。 

        泰尔斯回过神来,他的面前,是一间三层式的华美屋宇,八根雕刻精美的廊柱,支撑着二楼的大阳台,顶层的正中,一个窗户里亮着灯光。 

        屋宇的正门是杉木制的——泰尔斯曾在西城门侧的大集市,见到过家具商人在叫卖一件杉木大方桌,要价五十个金币。 

        泰尔斯懵懵懂懂地跟着基尔伯特,拒绝了约德尔张开双臂的示意,坚持忍受着满身的伤口和疲惫,艰难地走进了巨型杉木雕出的大门。 

        门口和大厅,包括走上旋转楼梯的走廊,在燃着永世油的华丽大不灭灯座的照耀下,站着一个个装备齐全,目不转睛的守卫,每个守卫似乎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身高平齐,剑盾弩齐备,金属盾牌上全是金银九芒星的标志。 

        泰尔斯扶着楼梯侧的扶手,缓步走上二楼。 

        二楼,面对屋宇正门的墙壁上,挂着三幅肖像画。 

        正中间是一位雄姿英发,持长枪冲锋的年轻骑士,骑士的容貌英挺而表情壮烈,头上戴着一顶银色七星的冠冕,在惨烈的战场背景里无畏向前。 

        左边是一位身形健壮的剑盾武士,盾上是全银角的九芒星,头戴九星冠冕,面容坚毅,英武不凡,背景是一座宏伟的白色大山。 

        右边是一位慈祥和蔼的中年人坐像,背后是一座灯火通明的城池,左手持着一柄镶亮蓝晶石的名贵权杖,右手是一本厚书,上面是五个不同的太阳星星月亮之类的图案。 

        三位贵人的气质各不相同,但画师似乎很好地抓住了三人各自的神韵,泰尔斯呆呆地看着画像,仿若真人亲临。 

        看来真是传承已久的大贵族。 

        可惜泰尔斯一个也不认识。 

        等等,那位中年帅哥怎么这么眼熟? 

        泰尔斯正想掀开衣物,看看自己胸前被烙出来的那个头像时,一个沉着稳重的脚步声传来。 

        “那是托蒙德一世,最终帝国的最后一位王子,星辰的立国者,‘复兴之王’,终结之战里,他的英勇至今传颂。” 

        “旁边是米德尔四世,英雄萨拉和先知凯鹏的战友,白山的保护者,‘守誓之王’,自他和他的精灵王后而始,璨星王族有了精灵的血脉。” 

        “最后是闵迪思三世,‘贤君’,从贵族到祭祀,商人到乞丐,无不称颂他的贤明之治。” 

        这把声音沉重而威严,低低传来,却有如蕴藏在乌云的之雷霆,隐隐震动。 

        身后的基尔伯特和约德尔齐齐单膝跪下。 

        泰尔斯咽了一口唾沫,轻轻抬起头。 

        一个健壮的身影,缓缓走到他的面前,威武刚毅的面容,总让穿越者想起墙上左边那位剑盾武士。 

        这是一位体魄强健,黑发高鼻,深目阔面的壮年贵族,天蓝色的瞳孔锐利如剑,贵族的左手拄着一柄权杖,站在泰尔斯的眼前,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 

        泰尔斯有些傻眼地,回望着面前的贵族。 

        他无法抑制地紧张起来。 

        两世为人的经验里,也没人教过他,这时候该怎么办啊。 

        健壮的贵族端详了他好久,久得连泰尔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是他的目光,却丝毫没有让泰尔斯觉得亲切,或是安心,反而是让他压力重重,有些透不过气来。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连艾希达·萨克恩的疯狂眼神,都比这好受。 

        但穿越者突然注意到,眼前的这个健壮贵族,头上戴着的,有点像画上那位剑盾武士所戴的九星冠冕,而他左手上的那柄权杖,怎么看怎么像右边画上那位中年人手里的镶晶权杖。 

        基尔伯特在一旁低声提醒道:“孩子,这是你的父亲。” 

        “父亲?” 

        泰尔斯垂下双目,看着对方身后的星蓝色披风,不禁喃喃道。 

        上一世的父亲面容,缓缓倒映在他的脑海里,却有些模糊。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将眼神重新对焦。 

        “您是谁?”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平传出。 

        健壮贵族没有答话,只是微蹙眉头。 

        就在这时,基尔伯特抬起头,用充满权威和肃穆,且不容置疑的语气,庄严地开口: 

        “此乃凯瑟尔·闵迪思·艾迪·璨星,家族中第五位凯瑟尔(fifth_of_his_name)。 

        最终帝国的帝室正统遗脉(rightful_heir),英雄萨拉的继承者(successor)。 

        西方大陆路多尔人与北地人的共主(lord),龙骸王座和漠神祭坛的征服者(conqueror)。 

        白山与瑟拉公国的保护者(protector),钢之城与自由同盟的守卫者(guardian) 

        铁腕者(the_iron_fist),星辰王国与南方群岛、西部荒漠的第二十九代至高国王(high_king)。” 

        泰尔斯只觉得心中一寒,呼吸加速。 

        一股让人窒息的压力有如实质般压来。 

        凯瑟尔看着泰尔斯,眼神深邃。 

        半晌,他转过头,看向两边的基尔伯特和约德尔。 

        健壮的国王,凯瑟尔五世,用他沉重而厚实的嗓音,一字一顿地道: 

        “他就是我的后代,王国的血脉?” 

        “整个星辰王国,最后也是唯一的血脉?”